主页 > 自招动态 > 自招信息 > 南科大校长欲实现教授治校梦想 同行看法不一

南科大校长欲实现教授治校梦想 同行看法不一

来源:zizhao.net 作者:自主招生网 浏览:次 2010-12-27

12月底,在等待教育部批复3年无果后,尽管南科大还没有获得招生许可证,但是朱清时决定不等了,南科大进行自主招生。12月18日,咨询会异常火爆,朱清时当晚终于不用吃他的混合安眠药入睡了。

  受聘成为南科大校长已有1年,朱清时曾在酒后说,他只学会了一件以前做了10年中科大校长都不懂的事——妥协。当年离开中科大时,朱清时说:“做校长,重要的不是我做了什么,而是没做什么。”

  然而这次,困局中的朱清时似乎决定要做点什么了,在深圳的冬天,他选择了突围。

  从未批先建到校名风波,从去行政化到教授办学,从等待批复到突围而上;64岁的朱清时以他清癯的面容直面中国高等教育最大的争议。虽然他也曾经抱怨,如果当时知道有这么难的话,他不会轻易答应来当这个校长。但他依然在坚持,带着他日益严重的肾结石。

  这个曾经将大学扩招比喻成把学生“下饺子”的校长曾说过,中国教育是一辆高速飞驰的火车,方向开错了,但所有人都坐在车上不肯跳车。这次,朱校 长决定不坐这列火车,他中途下车,坐了大巴,糟糕的是,他的大巴线路没有有关部门的许可。不过让他欣慰的是,厌倦了学位的学生和家长用自己不远千里而来的 脚,投了他的票。

  一直坚持要让大学“去行政化”并实现“教授治校”的朱清时将南科大当成了他最后可以实现此梦想的所在。他说,“我已经64岁了,想再拼搏一次,看看去行政化能走多远。”

  教授治学是朱清时的梦想,不过在美国,却已经有近百年历史。著名的耶鲁大学是第一个在管理中实施教授治校的大学,此外还有斯坦福大学。朱清时认 为教授治学可以解决目前大学教育局部存在的“外行领导内行,浮夸之风日盛,年轻人都愿意当官……”的现象。他的目标,是要效法一河之隔的香港科技大学,用 不到20年的时间建立一所一流的研究型大学。

  梦想是给力的,而一旦行动,则牵绊重重。没有人走过的路注定是艰难的,即使在深圳这样一个敢开风气之先的城市,“冲出一条血路”并不容易。

  一路走来,他说仿佛被扔进了冰窖,处处碰壁。“一路上,没有遇到红灯绿灯,全是黄灯。”他带头去了自己的行政职位,结果同行笑话他:“你呀,挖 了个去行政化的坑就跳进去了,结果没人愿意陪你跳啊!”筹办三年没拿到批复、楼顶漏水保修一月未果、买电脑走两月程序……网友说,寄托着探索中国高教改革 之路梦想的南科大一直在梦游!

  南科成一梦吗?

  朱清时很清楚地看到了中国教育界深层次的弊病,在过去几十年中间,中国高等教育高度行政化,这个行政化已经被法制化了。他说,自己的突围,要让大学回归到自己的原点,让教授教书,而不是让他们想着去做官。

  南科大的榜样——香港科技大学原创校校长吴家玮则倾向于更为稳妥的做法。他说,南科大作为国内高等教育改革的试验田,不能持“试错了重来”的打算,而是必须步步为营,稳步推进,抱持“只许成功不能失败”之信念,为改革的跟随者提供宝贵的示范和参考价值。

  朱清时说,“中国的教改一定要成功,也一定会成功。我们不是要把每个学生都往大师培养,只是尽量给学生提供好的教育,好的土壤,仅此而已。”

  朱时清:突围,为了回到大学的原点

  本版撰述:本报记者 王曦煜

  深圳的冬天不算冷,20摄氏度,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的腰间却缠着一条宽宽的保暖护带,他有肾结石导致的腰寒。

  这位64岁的老人,在担任中科大校长10年后,放弃了已经规划好的养鱼栽花的晚年,在去年接下聘书,出任南科大创校校长。

  他是个曾经高调的校长,时有惊人之论,他曾公开反对大学扩招。而如今对于南科大,他的理想是要给南科大“去行政化”,实现“教授治校”。早在1917年,北大校长蔡元培就提过类似的治校理念,但是如今在国内的大学界,这些看上去很美的口号,还是停留于“口号”。

  中科大10年未能完成的理想,能在南科大实现吗?朱清时说,“我已经64岁了,想再拼搏一次,看看去行政化能走多远。这肯定会成功,但不一定是我。”

  突围之路是艰难的,在等待教育部批复3年无果后,今年12月,朱清时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尽管还没有获得教育部的招生许可证,但是南科大决定 不等了,将进行自主招生。18日,咨询会异常火爆。朱清时当晚终于不用吃安眠药入睡了,酒量很好的他和同事们痛饮一番,大呼,“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不亦悦 乎。”

  从修炉工到大学校长

  成为校长之前,朱清时曾是个修炉工。

  朱清时毕业于中科大近代物理系,此后自学化学,又成了化学界的翘楚。1968年,他被分配到了青海,做了换高炉里耐火砖的修炉工。

  1974年,他自荐回到中科院。1979年,朱清时成为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出国留学人员中的一员,1982年回国。1994年9月,朱清时调到中 科大化学系任教。48岁的朱清时在兜了一大圈之后,又回到母校。1996年上半年,朱清时出任化学与材料学院院长。短短数月后,他就出任中科大副校长。两 名熟悉朱清时的人士都表示,这是他的大幸,也为他留下一些缺憾。担任副校长不足两年,朱清时又在1998年6月出任中科大校长。四年不到的时间里,他即从 教员“扶摇直上”,问鼎校长宝座。

  不过,始于1999年的全国高校扩招潮,成为朱清时的一个难关。

  1990年代初,中科大每年本科招生约900人,到1999年前后逐渐增至1300人,并于2001年招收创纪录的1860人。这个数字仍不能 让上级满意。当时负责招生的吴国华回忆,某天,一位教育部人士来电话,说中科大招人太少,让别的高校不好办。他开玩笑回应说,再招,中科大的澡堂和实验 室,都将像下饺子一样。

  此后五年,中科大逆势而为,坚持每年都招收1860人,不再继续扩招。此举虽有争议,但是他最终成功连任校长。而在他之前,只有首任校长郭沫若曾连任过。

  2008年春天,朱清时把中国教育比作一辆高速飞驰的火车,“方向开错了,但所有人都坐在车上不肯跳车”。当年9月,朱清时院士卸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长,他出任此职整整10年。他离去时候,留下了一句话,“做校长,重要的不是我做了什么,而是没做什么。”

  艰难的大学理想国之路

  朱清时说,“我们一路走来,没有碰到红灯、没有碰到绿灯,全都是黄灯。”

  据了解,目前南科大是没有行政级别的,各人按岗位拿薪酬。朱清时说,“是把行政权力对学术的干扰降到最低,我们不设院、系。这样的优点,是没有行政权力干预,困难的是这样的事还没有人做过。”

  南科大刚刚筹建之时,深圳市政府本想通过抽调骨干的方式为南科大输血,朱清时却发现,凡是职位在副处级以上的工作人员,都不愿抽调到南科大。一个老校长揶揄他:“你呀,挖了个去行政化的坑就跳进去了,结果没人愿意陪你跳啊!”

  另一个难题是建校和招生。朱清时一度乐观地认为,南科大的建立会像深圳大学一样顺利。但现在,用朱清时的话来说,自上任那天开始,他就被扔进了 冰窟窿,每天要靠吃几种不同的安眠药才能入睡。按相关规定,“设置普通高等院校的审批程序,一般分为审批筹建和审批正式建校招生两个阶段”。其中,仅仅要 满足获批筹建的条件,就需要在校生计划规模不少于5000人,这对于首批招生计划50人的南科大而言,无异于天方夜谭。

  即使获准筹建,也仍要等到正式建校时才可得到招生资格。

  “我当了十年校长,都不知道有这么多行政规定。”朱清时感叹。

  另一个障碍是,根据现行制度,南科大要从专科开始办学,升到本科,再申请硕士点、博士点——要办成研究型大学,至少要30年。

    责任编辑:自主招生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