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自招动态 > 自招信息 > 高校教授:教育部交出自主招生权大学也不敢接

高校教授:教育部交出自主招生权大学也不敢接

来源:zizhao.net 作者:自主招生网 浏览:次 2013-11-30

  大学常被看做是一方净土,属于学校中层干部的招生处长却引发巨额的贪腐,这使得社会对中国大学现状给予了极大的关注。我国现行的大学管理体制如何,大学管理中存在的主要问题有哪些,大学是如何看待自主招生全面放权的问题。昨天,记者就此采访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教所所长雷庆。

  “中国人民大学出了问题,很多人认为是自主招生出了问题,其实是社会环境的问题。我们是人情化的社会,一方面,自主招生只是教育部开的一个很小的口子;另一方面,即便教育部肯将招生自主权全部交给大学,大学也是 敢交不敢接 。”

  谈领导任命

  公聘尚未全面推行

  京华时报:目前中国的大学管理体系什么样?

  雷庆:中国的大学现在的主体机构是学术机构,这包括学院、系、研究室、实验室等;还有行政管理机构,如教务处、人事处、总务处等;还有党委机构;直属或附属机构,或者称为教辅单位,比如图书馆、校医院和开办的一些公司等。这些都属于实体机构,非常巨大。

  另外,还有一部分咨询性的机构,比如学术委员会、学位委员会等,都是以每年定期开会的形式决定重大的事情。这些构成了大学里的主要机构。

  京华时报:大学里的主要领导是如何来任命的?

  雷庆:一般大学里的主要领导是由大学的主管部门来直接任命。比如教育部直属的高校,是由教育部来任命,北航属于工业信息化部来任命,市属高校则由北京市来任命。关于人事任命,教育部很早之前就开始试点公开招聘大学校长,但还没有全面推行。目前只有985高校的校长、党委书记由中央来任命,他们都属于副部级级别,其他的如211类及普通大学的大学校长都是由主管部门来任命。对于学校中层来说,主要由学校任命。

  根据“党管干部”的原则,学校党委常委会对中层干部进行任命。部分学校也开展了处级干部的公开招聘方式,由组织部门发公告,允许学术上有一定成就的老师进行公开竞聘,特别是鼓励一些年轻的老师参与应聘。

  论体系弊端

  应该减少行政干预

  京华时报:面对我国现在的大学管理体系和机构、人员的设置,你认为存在哪些弊端?

  雷庆:这就是反映了多年的行政化色彩太浓厚的问题,也就是大学去行政化的问题。这并不要简单地取消大学的行政级别,更重要的是要尽量减少行政对学校的干预。

  这不是简单地把大学行政级别取消的问题,实际上也很难将两者完全区别得清楚,即使是属于学术范围解决的事情,是否能保证教授委员会完全公正,完全按照标准来做,也需要监督。

  京华时报:中国大学对行政人员的管理如何?

  雷庆:实际上,国外大学也有行政管理,他们的行政人员真的是行政人员。每年寒暑假,大学行政人员是正常上班的,只在法定的节假日休息。而大学老师拥有寒暑假,但若在法定假日中安排了课,也必须正常上课。国外的行政人员个人晋升和工资也与大学老师不同。

  我国大学的行政人员没有自己特有的晋升渠道,除了少数人有行政级别,其他人也和教师一样评职称。工作多年的老职员虽然当不上处长,但有。

  聊自主招生

  放开自主选材成本高

  京华时报:你如何看待人民大学出现的问题?

  雷庆:现在的中国大学是开放的系统,受社会的影响非常大,社会上发生的事情在大学也可能发生。出现这样的事情并不奇怪,大学也是一个小社会。人民大学招生处发生的事情,我认为这是一个个案。高校容易出问题的地方很多,比如基建、教材采购、招生等。招生虽然不涉及钱,但是这个环节也出了问题。

  京华时报:现在社会上呼吁高校要有更多的自主权,要更加放开自主招生,但是对自主招生可能存在的问题你怎么看?

  雷庆:这不是行政和学术不区分的问题,关键是学校也要有自己的定位。在自主招生的问题上,如果由教授来掌握,可以正常运作,也能规避很多问题。但是,现在还没有办法放开完全让教授自主选材,这样的成本太高。如果允许教授自主选材,那么招收一个学生就要组织一个委员会,要是招收1000个学生呢?所以目前还不能全部放开。

  人民大学出了问题,很多人认为是自主招生出了问题,其实这不是自主招生制度的问题,而是社会环境的问题。我们是人情化的社会,一方面,自主招生只是教育部开的一个很小的口子;另一方面,即便是教育部肯将招生自主权全部交给大学,大学也是“敢交不敢接”。

  京华时报:国外的高校是怎么做的?

  雷庆:国外有一些是专门做招生的人,他们是学校里的老师,拥有非常丰富的经验。在我国现行的制度下,这种专职招生官的形式是难以实行的。目前的环境下,有监管不严的地方,但这些因素并非全部,也非大学所独有的。

  说未来办学

  定制度接受社会监督

  京华时报:您认为未来大学办学的理想状态是什么?

  雷庆:首先是落实办学资金。一个大学办学,定位要明确,要培养什么样的人,会出什么成果都要明确。同时,政府投入必须要有保障,这样,校长、处长就不需要为了办学资源四处求人。同时,大学需要自己制定一些制度,接受社会和教育部的监督。在我国现在大学中,很多资金是以承担项目的方式拨给学校,而学校为了跑项目,要经费会发生很多事情,如果投入有保障,这样也可以避免学校用资源与外界产生交换,大学也不必拿出很大的精力去争项目争资源。

  对于大学中,是行政部门掌握更大的话语权,还是学术委员会有更大的话语权,主要是这个人是否公正。在国外,他们的行政人员称为主管、主任都是非常专业。

  京华时报:国外大学的经验有哪些可以借鉴的地方?

  雷庆:首先是学术和行政分开,这是目前很多学校存在比较大的问题。其次,大学要在社会上起引领作用,从校长到老师、学生都提倡,必须要有自己的品格。第三,就是政府要把大学办学的自主权下放给学校。实际上,曾经有教育部的领导问我们“现在还有什么权利没下放给你们?”我们当时都愣住了,很具体的权利还真说不上来。现在的情况是教育部门把很多事情交给大学,但是资金又没有充分保障,把很多事情切分成项目,大学生在争取项目的过程中难免会不出问题。

    责任编辑:自主招生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