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自招动态 > 自招信息 > 杨东平:高校自主招生不能因噎废食(组图)

杨东平:高校自主招生不能因噎废食(组图)

来源:zizhao.net 作者:自主招生网 浏览:次 2013-12-27
访谈者:张静雯 受访者:杨东平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访谈者:张静雯 受访者:杨东平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
高校自主招生高校自主招生

  自2003年正式启动以来,自主招生已走过十年,其中问题逐渐凸显。近日,人民大学被曝在自主招生环节存在腐败问题,继而宣布暂缓自主招生一年——自主招生制度一时被推上风口浪尖。然而,从科学选拔人才的角度看,自主招生制度符合大趋势。当下,除了遏制寻租与腐败,更重要的是强化制度建设、进一步推进改革。   

  招生办权力应转移到专家委员会

  青评论:在自主招生中,哪些环节给寻租开了口子?

  杨东平:高校自主招生中出现的腐败,问题究竟具体出在哪些环节,在目前调查结果尚未明确公开的情况下,还不清楚。但可以基本明确的是,寻租问题的根源在于招生权力集中、不受监督:招生这样重大的事务、如此重大的权力,都由招生办、招生处这样的单一的机构来完成,不受约束和监督,导致一些学校的招生成了校长和招生办主任之间的“嘀咕”,招生成为“黑箱”中的权力。

  个人认为,在高考制度改革前夕,发现自主招生腐败事件,是有其特殊意义的——它再次提醒了我们高校制度建设的重要性。如果高校没有建立一套和自主招生相适应的、能够防止腐败的制度,那么公众对于高考改革就要画问号,对高考改革进一步推进、进一步扩大高校自主权,就会有很大的疑虑。

  青评论:近日,教育部副部长刘利民做了《贯彻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深化基础教育综合改革》的网络公开课,内容也涉及了招生办的权力,他说“高校录取不单纯由招生办主任说了算”。那么,沿着这种思路,招生机构应当如何改革?

  杨东平:最重要的是,把招生权力转移到由教授组成的“专家委员会”之中,关于招生的重要政策、重要决策,都由这个委员会集体讨论决定。我设想,“专家委员会”中最好有教师的代表,有各个院系主管学生工作的教授。

  并且,这个委员会要接受社会的监督——如果“关起门来”,专家委员会也有可能为了学校的利益或者别的什么考虑,而做出有违公平之事。总而言之,要把原本“灰色”的领域变成公共领域,各种力量相互监督和制衡。

  青评论:那么,在这样的理想框架中,招生办、招生处应该扮演何种角色?

  杨东平:招生办本身应该是个服务机构,而非权力机构。在大学中,以往招办权力很大,招了多少学生、哪些来源、如何构成,都是招办掌握,这种状况是扭曲的。

  青评论:除了招生权力结构调整而外,自主招生过程的公开透明也是非常重要的。具体而言,在自主招生的工作中,哪些程序和内容是必须要公开的?

  杨东平:本月上旬,教育部下发通知,明确要求高校招生要有“十个公开”——一是招生政策公开、二是高校招生资格公开、三是高校招生章程公开、四是高校招生计划公开、五是考生资格公开、六是录取程序公开、七是录取结果公开、八是咨询及申诉渠道公开、九是重大违规事件及处理结果公开、十是录取新生复查结果公开。

  自主招生的公开,也可以参照这个思路。对自主招生而言,其中有三个方面特别需要关注:招生计划、招生资格、录取结果。而这些“公开”,应从高中推荐环节开始。比如被推荐参加自主招生的考生的信息要公开——这个学生的基本学业情况、三好学生资格、科研成果等,在同学当中一公开,是否作假、是否达到推荐资格要求,一目了然。

  青评论:公开的同时,还涉及监督。就如您刚才提到决定招生重大议题的“专家委员会”,也需要面对社会监督。具体而言,应当有哪些力量参与进来?如何进行监督?

  杨东平:可以让家长代表、教师代表、媒体代表等多元社会力量的代表,都参与到考察和评价的过程中。当然,实践操作层面,社会监督是有难度的,毕竟考试工作有一定专业性,录取张三不录取李四,是教授面试的结果,非专业的社会力量也许难以判定它科不科学、公不公正。

  目前,社会监督以个案监督为主要形式。而更加机制化、常规化的监督方式,是需要我们去探索的,在这个过程中可以向国外借鉴一些经验,学习他们的常态监督机构的运作模式。

  青评论:1998年《高等教育法》为高校自主招生提供了法律依据,但对具体办法并没有作明确规定。立法规范自主招生、以法律作为监督武器应当也是一种办法?

  杨东平:立法监督是一种办法,不过,法律很难规定自主招生的细则,后者主要还应当是各个高校的职责。而完善对自主招生的监督,行政问责制度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事实上,我们的很多事情不是没有规章和制度约束,而是没有问责。拿喊了多年的“阳光高考”口号来说——这么多年过去,它还是一句口号,很少有人知道“阳光高考”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也很少有人因为不遵守“阳光高考”的原则而受到惩罚。一定要有追责制度——如果该公开的信息不公开,或者违反了规定,该怎么惩罚,一定要明确。

  高校招生的权力应该进一步“下放” 

    责任编辑:自主招生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