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高考信息 > 专家:高考改革重点不是考试是录取制度

专家:高考改革重点不是考试是录取制度

来源:zizhao.net 作者:自主招生网 浏览:次 2014-06-09

  高考终于落下帷幕,但对更多孩子还在上中小学的家长来说,他们更关心的是,“以后的高考会咋样考”。

  虽然各省都在等待教育部“总体教改方案”的“第二只靴子”落地,但通过对各省已公布的招考改革热点问题的梳理,还是多少能够辨别出“未来高考”的一些走向。今年高考结束之际,记者专访了全国知名教育专家、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教授,就目前处于改革拐点的高考进行点评分析,希望能对家长有所裨益。

  ■自主招生

  教育部:全面放开高校自主招生权

  熊丙奇:双向选择,才能让搞猫腻的学校被抛弃

  在高考改革中,未来全面放开高校自主招生权是大势所趋,但有调查显示六成受访家长不信任高校自主招生,超半数受访者认为“助长不公平”,超过九成被调查的应届考生和家长希望改革自主招生制度。

  在未来高考中,高校自主招生何去何从?

  “自主招生改革确实是高考改革的大势所趋,而对目前高校自主招生的不满,主要原因在于我国目前实行的自主招生并非真正意义的自主招生。我国当前的自主招生存在两方面很严重的问题。”熊丙奇分析,其一,自主招生程序设计错误,把自主招生和集中录取制度嫁接,这导致自主招生并没有打破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只是高校获得有限招生自主权,给获得自主招生资格的学生一定的高考录取优惠,这样的自主招生反而增加了学生的负担和焦虑;其二,获得自主招生的高校,没有深入推进学校治理改革,在国外,大学的行政权和教育权、学术权是分离的,但我国大学实行行政治校,行政主导教育和学术资源的配置,在这种情况下,给予学校自主权,很可能为行政权力制造新的权力寻租空间,这就是社会舆论担心自主招生滋生高校腐败的根源所在。

  “符合学生利益的自主招生,必须是学生和学校双向选择的自主招生,简单地说,一名学生可以同时申请若干所大学,拿到若干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再确认大学,赋予学生充分的选择权。”熊丙奇说,面对学生的选择,大学必然转变办学理念,通过提高教育质量、改善教育服务来吸引生源。同时在招生中,拥有选择权的学生,也就拥有了监督权和评价权,那些不愿意公开招生信息,在招生中搞猫腻的学校,在选择机制中,会被学生抛弃。

  ■英语咋考

  教育部:英语科目“一年多考”今年出台方案

  熊丙奇:招考不分离,“拿英语开刀”只是情绪发泄

  教育部副部长刘利民此前表示,探索外语科目一年多次的社会化考试,学生可自主选择考试时间和次数。而在今年年初,教育部就明确提出高考英语科目有望“一年多考”的改革办法,如今山东、上海等多个省份已纷纷试点,将高考英语从统一的一年一考变成一年多考制,并表示“实施方案今年出台”。

  在对“英语开刀”的这些年中,改革重点是什么?仅凭对英语开刀,可以改变“一考定终身”吗?

  “高考改革拿英语开刀,只是一种情绪发泄。”熊丙奇说,必须注意的是,只对英语科目进行改革,而不整体改革我国的录取制度——按照学生的高考分数、结合学生的志愿依次投档录取,基础教育的应试局面不可能改观。

  熊丙奇说,英语一年多次考,如果最终的录取,是将多次考试的最好一次成绩计入总分录取,这就把一考定终身,转变为多考定终身,而考虑到一分之差就会是上千名考生之差,多次考只会让英语考试焦虑更严重。

  ■异地高考

  教育部:今年年底完成异地高考的具体方案

  熊丙奇:打破集中录取制度才能根本解决

  教育部要求各省市在今年年底完成异地高考的具体方案,2月20日,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副司长杜柯伟在国新办发布会上透露,截止到今年,全国会有30个省(区、市)解决随迁子女在当地参加高考的问题。而去年已有26个省份解决了随迁子女在当地参加中考的问题。

  熊丙奇说:“异地高考从2013年就开始‘破冰’,但当年异地高考报考考生并不多,只有5000名左右,今年开放的省市进一步增加,人数也增多到56000名。不解决北京、上海、广东的异地高考问题,异地高考问题就没有解决。”

  “国家采取由各地自行制定开放门槛的方式,其实是把皮球踢给地方。眼下要解决异地高考问题,应该强化国家统筹的作用,应该由国家层面确定开放的标准,要求各地落实,同时根据各地开放异地高考带来的高考人数变化,协调高考录取指标,促进各地录取指标均衡。”

  熊丙奇建议,要根本解决异地高考问题,应该推进深层次的高考改革,就是打破集中录取制度,实行全国重点大学不分省市、基于统一测试的自主招生,如此,全国任何地区的考生,都可在当地报考,并用统一成绩去申请大学,这就不再存在异地高考,而变为自由高考。

  ■改革走向

  熊丙奇:招考分离、落实高校自主招生应是基本原则

  “过去20年来,我国各地的高考改革可谓风起云涌,科目从最初的7门,演变为现在的3+1、3+2、3+X等等,很多地方也推出了‘三位一体’(高考成绩+大学面试+中学综合测评)的录取概念,但由于录取制度未变,一次次改革的结果使高考焦虑有增无减。”熊丙奇说。

  “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和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所确定的高考改革思路,高考改革的走向是很清晰的,即打破一考定终身,推进考试招生分离,探索政府宏观管理、专业机构组织实施、学校依法自主招生、学生多次选择的考试招生新体系。”熊丙奇说,但从目前各方传出的高考改革方案设想看,接下来的高考改革,并没有多少涉及考试招生分离的实质改革,而依旧维持目前的集中录取制度,在目前集中录取制度之下,进行科目改革(比如英语改革)、考试次数改革(比如英语一年多次考)、分类改革(技能型高考针对高职院校用“文化课+技能课”成绩排序录取,学术型高考针对普通院校),这些改革看上去动作幅度大,但并没有调整高考权力和利益结构——还是由政府部门主导方案的设计,还是由政府部门负责考试组织、负责学生投档——其所能起到的改革效果,不能盲目的乐观。

  “高考改革的重点不在于考试改革,而在于录取制度改革,录取制度不变,不管科目怎么变、分值怎么调整、考试次数是否增加,都无法改变基础教育的应试现实。”熊丙奇说,“我希望教育部发布的高考改革方案,能以招考分离、落实高校自主招生为基本原则,有实质性突破,而不能还在目前的录取制度框架内做换汤不换药的折腾。”

    责任编辑:自主招生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