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高考信息 > 一场“私人订制”式盲人高考意义何在

一场“私人订制”式盲人高考意义何在

来源:zizhao.net 作者:自主招生网 浏览:次 2014-06-12

  新华社郑州6月10日专电(记者李亚楠 吴晶 刘奕湛)8日下午5点35分,河南确山县,在两名工作人员的引领下,李金生戴着墨镜,握着盲杖,胸前别着红花,走出了考场,结束了这场被视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高考。

  李金生是今年全国唯一一名报名参加普通高考的盲人考生。然而,他却交了两门白卷,引发了社会争议。

  有人说,他参加高考是作秀,是对公共资源的浪费;也有人说,权利远比成绩重要。

  一场“私人订制”式高考,考前曾将长条凳换为扶手椅

  46岁的李金生是河南驻马店确山县人,高中毕业后,他因病双目完全失明。去年年底,在各方努力之下,他成功报名参加2014年全国普通高考。

  专门的盲文试卷、专门的考场、专门的考试安排、专人监考,今年6月7日、8日,李金生可谓经历了一场“私人定制”式的盲人高考。

  准备工作半年前就已经开始。教育部考试中心的工作日程表上,密密麻麻地记录着组织盲人考生参加高考的各项安排:确定盲人高考课程标准、考试范围、命题原则和要求;聘请盲人教育专家等命题;结合盲人考生的特殊生理特点,专门制定考务操作办法;单独安排考场,专门配备“答疑员”,专人协助盲人考生出入考场,配备盲人专用文具等。

  “不要小看这套布满‘点位’的牛皮纸试卷,从命题、制作再到运输,它凝聚着国家和社会各方的努力。”教育部考试中心主任姜钢说。

  河南确山县为李金生专门设置了“特殊考场”,与普通考场保持一定距离,并在警戒线内设立了小警务区,以保证考试环境清静。开考前一天下午,教育部考试中心通过远程视频监考系统‘看了’考场后,还专门提醒要把长条凳换为扶手椅,以保障李金生的安全。

  7日上午9点开始第一门语文考试,8时,两位引导员就将李金生提前领进考场,以确保他静心考试。考点还专门为李金生设置了一条绿色通道,引导员带领李金生走过了从大门口到考区警戒线的100多米路程。

  考虑到答题速度,教育部门还将他的考试时间给予延长,语文、文综延长40分钟,数学、外语延长半个小时。

  交了两张白卷,语文第一题没摸完考试时间就到了

  李金生的励志故事并不圆满。首门语文考完,他就交了白卷。“盲文试卷共25张,我从9点开始‘摸’,试卷的第一张是考试注意事项,摸完已经11点多。”最终,第一题没摸完,考试结束时间就到了。

  此后的考试,李金生数学也交了白卷,英语和文综只答了20多道选择题。他说,高中毕业20多年了,为了迎接这次高考只准备了几个月,有些仓促,再加上是半路失明,盲文水平差,考试成绩肯定不会好。

  李金生说,他2007年就开始用电脑上网,用电脑打字比写盲文快得多,因此,他曾申请在电脑上作答“电子试卷”,但是教育部门认为,目前盲文电子试卷技术还不成熟,所以,最终还是采用了盲文试卷。

  某微信公众号对此专门做了一项调查。有41%的网友认为今后可以考虑为盲人提供电子试卷;有22%的网友认为这是一场作秀,浪费了资源;还有14%的网友认为即使交了白卷也是英雄。

  李金生说,我参加普通高考就是一次试验,为后来者开路,这件事对我来说既丢人又光荣。丢人的是生平第一次交了白卷,光荣的是为千万盲人争取到了这一权利。我不求得到所有人的理解和认同,只希望盲人参加高考的基本权利能得到尊重。

  高考“盲道”依然前路漫漫

  赴确山考试前,驻马店当地残疾人团体专门为李金生举办了送行仪式。李金生胸前佩戴的红花下也挂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人考试,万人同行”。他们认为,这虽然只是李金生个人的一小步,却是残疾人享受平等教育权利的一大步。

  姜钢也说:“这不仅是关心这一个考生,更是为了今后更多的残疾人考生可以走进全国高考考场,享有更加平等的教育权利。”

  然而,白卷及其引发的争论也证明在迈出了这一步之后,盲人及其他残疾人要想无障碍地参加高考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据了解,目前我国绝大部分地区实行的是盲人高等特殊教育制度,在这种制度下,只有限定的几所大学可以通过自主命题组织考试的形式招收盲人。

  致力于反歧视普法教育的公益人士谢斌认为,这种“单招单考”考试制度,不仅就读院校受限,而且基本只能选择按摩和音乐两个专业,加之招生人数少,完全不能满足盲人考生需求,也阻碍了盲人群体教育和就业公平。

  河南博阳律师事务所律师黄锐认为,此次李金生参加普通高考,确实是一次突破,但既然是要保障残疾人的受教育权,就应该考虑残疾人的具体需要,不要搞主观主义一刀切,可以借鉴国外一些做法,根据盲人的生理、心理特点,为他们定制更人性化的考试模式。

  据知名视障公益人士王瑞介绍,近年来,不少国内盲人考生参加了托福、雅思考试,还有的被国外大学录取,盲人参加雅思的考试时间是普通人的好几倍,在香港,针对盲人参加统一考试有完善的保障制度,盲人可以向教育部门提出试卷形式、内容、考试时间、考场安排等多方面的申请,经过审核认定为合理的需要都会得到妥善安排。

  “盲人高考需要的试卷、高校接纳盲人所需的软硬件条件,只要肯投入肯想办法,都能办到。但长期以来没人做这个事情,导致盲人的权益得不到保障。”中国盲人协会盲人家长委员会主任李庆忠认为,这种局面不是一次盲人高考、一份盲文试卷就能解决的,未来仍需要教育部门做许多工作,才能一步步推动更多盲人享受到平等受教育的权利。

  “李金生是盲人高考路上的先行者,我相信他一定会为后来的人开辟出一条新的路,让后来的盲人看到,自己也可以和其他人一样学习自己喜欢的专业,拥有更广阔的就业前景,令人生有更多的选择机会。”王瑞说。

    责任编辑:自主招生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