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高考信息 > 高考状元弃港大复读选清华:凭感觉

高考状元弃港大复读选清华:凭感觉

来源:zizhao.net 作者:自主招生网 浏览:次 2014-07-17
清华大学。(资料图片)清华大学。(资料图片) 香港大学。(资料图片)香港大学。(资料图片) 云南省高考“状元”周权。(受访者提供) 云南省高考“状元”周权。(受访者提供)

  云南高考“状元”周权,这个暑假过得并不“消停”。

  在拒绝了香港大学抛来的“橄榄枝”之后,又收到香港多家高校的热情邀请,香港中文大学甚至对周权开出66万港币(约为52.9万元人民币)的奖学金。

  最终,周权都婉言谢绝,没有参加任何香港高校的面试,而是铁了心读清华大学。

  “刘丁宁就是报了港大,很快就发现自己无法适应那边的学习方式,又返回重新参加高考。”除了从别人那里听说的粤语、英语和繁体字三大拦路虎外,周权以去年从香港大学退学的刘丁宁作为一种理由。这一解释,也引起外界争议。

  做出放弃香港高校的抉择,是“从心所欲”还是深思熟虑?周权向记者袒露了自己的内心过程。

  周权的父亲是安宁中学高中部的历史老师,这个教工子弟,一直是学校师生瞩目的焦点。但他似乎对这些“灼热”看得很淡。

  谈现在:被外界“追逐”,喜欢清静

  记者:这次你弃读香港高校,意外“走红”,你感觉怎样?

  周权:我真想休息一下,采访太多了。

  记者: 说现在已经有很多广告商都找到你了?

  周权:广告的话肯定不会接的。

  记者:为什么呢?排斥商业活动?

  周权:嗯。

  记者:现在找你的这么多,你打算找个地方躲起来么?

  周权:不打算,正常休息就可以了。安宁地方挺小的,很清静。

  记者:你现在的录取差不多已经敲定 ,暑期怎么安排?

  周权:跟同学一起出去玩,地方随意。

  记者:有没有想过参加一些志愿活动?比如援助贫困地区的?

  周权:我已经在学吉他了,走不开。

  记者:看来你爱好音乐?

  周权:不算爱好,只是对吉他感兴趣。

  记者:可以带把吉他弹唱走四方?

  周权:呃,娱乐娱乐就行。

  谈内心:“缺乏一种在外立足的信心”

  记者:看你的空间签名,很多都是充满诗意和哲理的内心独白, 感觉你应该去写小说?

  周权:呃,闲得慌的时候写的,都是这种感觉。

  记者:你是真心喜欢学理科么?

  周权:是的啊,我一直想学理科。

  记者:你喜欢看文学、哲学之类的书?

  周权:看小说算吗?我看过《龙族》。我高一时看过《飞鸟集》,还有羊脂球。不过高二开始就没看书了。

  记者:你也喜欢飞鸟集?

  周权:其实不是喜欢,而是高中那种零散的时间只能看《飞鸟集》了。

  记者:有印象深刻么?

  周权: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记者:高考前老师会要求阅读或背诵一些名言名句, 你却在看诗歌?

  周权:呃,不过我也只看了这些。

  记者:你看这些书,老师和父母会不会觉得浪费时间阻止你?

  周权:我父母一直觉得我读书少。不过事实也是这样。所以我看书他们不会反对。

  记者:很多人觉得高考是自己人生一个阶段的终结,马上要开始新的篇章?

  周权:确实有这种感觉。

  记者:你打算给自己下个阶段定的主题是什么?

  周权:信心。

  记者:怎么说?作为状元的你,应该是信心爆棚吧?

  周权:高考实际很窄,但接下来的生活学习会宽得多。我觉得自己对高考以外的东西了解很少,所以缺乏一种在外立足的信心。不过现在还是继续学习,想太多也没用。

  记者:看你在空间里的留言,比如,“我不知道怎么对待来来往往的人”,“生活像个圆圈,只不过我们一直向着同一个方向走”。感觉你的内心有种忧郁的气质,你是一个悲观的人么?

  周权:不是嘛,我觉得挺好的,高中也过得很快乐。

  记者:你是处女座男生么?

  周权:(笑)别人说处女座都是贬义词用得多。

  谈弃港校:“不想了解香港大学”“选清华是凭感觉”

  记者:前段时间你接受采访时说的一些话,引起诸多争议,也造成一些误解?

  周权:比如说?

  记者:你说,看到刘丁宁放弃香港高校,所以放弃去香港高校读书。

  周权:误解就误解吧,过两天大家都忘了。

  记者:能给些好点的理由么?

  周权:我选大学只有一个理由,清华、北大、港大都很好,为什么我们非要分出高下,没人规定更好的大学一定比其他大学更能帮助人成长,所以想去清华就去清华了。或者说凭感觉。

  记者:那你真的了解香港的大学么?

  周权:不想了解这个大学。

  记者:然而,你作为状元,也是公众人物,这样说会不会有些不客观?也会让香港的高校很受伤?特别是提到刘丁宁。

  周权:所以我之前没说嘛。当然,其实我说什么都会有人不满意的。

  记者:现在你选择了清华大学的金融专业,是自己的选择么?

  周权:是的。

  记者:你做这些决定是凭感觉么?

  周权:选学校是凭感觉的。专业主要考虑还是适不适合自己。

  记者:比如你父母会左右你的决定么?

  周权:他们的建议只考虑,但没采纳。没人让我学经济,我提出时他们有点意外。

  记者:那是怎么想到的?

  周权:北大的一个老师介绍专业的时候涉及到的。当时觉得很感兴趣,然后了解了一下。

  记者:希望几年后能在金融界见到一个青年才俊。

  周权:希望吧。

    责任编辑:自主招生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