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高考信息 > 对话吴善柳:从没拿到过奖金 期望回归社会主流

对话吴善柳:从没拿到过奖金 期望回归社会主流

来源:zizhao.net 作者:自主招生网 浏览:次 2014-07-31

  吴善柳自2007年开始,连续8年参加高考,又连续7年放弃就读考取的国内重点大学,直至今年,已经32岁的他终于考入清华大学,并决定前往就读。而他的这段高考历程被媒体披露后,舆论风波也瞬间将其淹没。

  但不管舆论如何评价,作为风波核心人物的吴善柳,都一直保持沉默。为此,钱江晚报记者近日与吴善柳面对面,试图用对话还原他的真实心境。

  不够完美的清华梦

  2014年7月17日,是吴善柳(下称“吴”)因阑尾炎住院的第二天,他得到了被清华大学录取的消息。就此,清华梦圆满,但他依旧觉得不够完美。

  记者:今年的成绩怎么样?

  吴:今年考了680分,是钦州市理科状元,被清华电气与自动化专业录取。反正,还是不完美。

  记者:这次也还是不够完美?

  吴:因为还是上得比较危险。排在我前面的人有很多加分,裸分的话能排20多名,但总分一加的话就排到了50多名。

  记者:这个专业你感觉怎么样?

  吴:其实也是有点儿不得已而为之。

  记者:那你最希望读什么专业?

  吴:经济类的,我一直想要读经济类的。

  记者:当时成绩出来后清华招生办的工作人员和你交流过吗?

  吴:有。我问经济类的行不行,他们说绝对不行。我又问土木工程专业行不行,他们说有百分之十的机会。接下来说,电气和自动化专业的话有百分之四五十的机会,车辆工程专业的话就百分之九十。

  不愿意提及过去

  此前的13年里,对于吴善柳而言是脱离正轨的时期。很多记忆,他至今都闭口不提。

  记者:当年你从北京交通大学离开时,心理上有过纠结或反复吗?

  吴:还是不要提那个时候了,现在觉得,那时候是个错误的状态。

  记者:那现在的状态呢?

  吴:反正我觉得,我现在比较淡然了。

  记者:你从北京交通大学离开后,也去外面工作了一段时间是吧。是在干什么呢?多久?

  吴:也算不上工作吧,就是那种……民工。反正那阶段的事情还是不提了吧,也不是很记得清了,都不是什么好的回忆。那段记忆,一提及就好像大脑要自动过滤一样。

  记者:2011年你考上了北大医学部,为什么没去?

  吴:还是挺残酷的,不说了吧。现在想起来,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能考上北大本校,有点捶胸顿足的感觉……哎呀,还是挺痛苦的。

  记者:每次去复读报名时,心里有过尴尬么?

  吴:有点难说,很主观的东西,什么都是浮云。

  心态骑虎难下

  其实吴善柳并非非清华北大不上,期间有让他“骑虎难下”的因素,只是这个因素,他一直守口如瓶。

  记者:像中山大学、南京大学、同济大学也是国内的好大学,当时你被录取了,就没有心动过?

  吴:其实那时的心态是骑虎难下了的感觉,好像已经没办法了,有点被迫的,被迫的再去复读。

  记者:为什么说是被迫的?

  吴:这个……也难说,不想说了,此一时彼一时。

  记者:是不是说当初已经放出话去了说要考清华?

  吴:我没有放出话去过,在老师同学面前都没说过。

  记者:听说你曾跟别人说过,你觉得不上清华,人生就不完美。

  吴:在比较要好的人面前,喝酒时可能会说一些。

  记者:那到底是什么让你坚持了这么些年,这不是一个短暂的时光。

  吴:这个……就是这么下来了,其实也没有想那么多。总那么在意别人的看法,是不是太累了?

  奖金听说是有,但我没拿到过

  对吴善柳这几年经历的报道,是此次舆论风波的导火索,他也将舆论质疑逐条否认。

  记者:第一次看到本地报纸给你写的那篇报道后,第一反应是什么?

  吴:本身这个报道就是一个错误,不应该报道的,本该是平平淡淡的。我只是个人价值观和别人暂时不同而已,但我终究还是要适应这个社会的主流的。

  记者:知道有人称你为“学霸”、“考霸”吗?

  吴:每个人的经历都是无可复制的,一点意义都没有。

  记者:也有人质疑,你这样屡中屡弃,是为了获得教育部门和学校的奖金。

  吴:奖金的事,听说是有,但我没拿到过。

  记者:还有这样一种声音,你的做法占用公共教育资源和他人的机会。

  吴:这个说法是不是有点儿过了?

  记者:为什么总换学校?手续怎么办的?

  吴:手续就是正常办,也跟学校领导打招呼,换学校只是因为想要换个环境。

  期望回归社会主流

  这几年下来,吴善柳最终还是觉得自己该回归主流,准备“随大流”,但其中的感悟,他更多的愿意用“平淡”来描述自己的心境。

  记者:你这么多次面临人生的选择与放弃,心态是怎样调整的?

  吴:考试只不过是人生的一种点缀而已。人生这东西,有得必有失吧。

  记者:什么是成功?这次算是成功吗?

  吴:成功……我其实很淡然,这次也不算是成功吧。

  记者:你本身是个追求完美的人吗?

  吴:应该说也不是。其实我对生活的要求还是蛮低的,让我能温饱无忧,每天有余钱买点小酒喝,也挺好。

  记者:这几年下来,有心仪的姑娘吗?

  吴:心仪的姑娘肯定有过,但是追求得上追求不上又是另一个问题,肯定也追求过。

  记者:这几年,有没有给过自己一个阶段性的定义?

  吴:前几年一直有个担子压着,没有指望通过这次改变命运,但担子现在终于放下了。

  记者:从现在看来,你的人生轨迹是不是完善多了?

  吴:我在社会边缘太久了,该回归社会主流了。

  记者:是什么让你感觉自己在社会主流的边缘?

  吴:和社会的接触面不那么广,会感到有时和别人的交流上会有些问题。

  记者:那你觉得什么样的算社会主流?

  吴:社会主流就是大家都公认的那种,就是好好找份工作。

  记者:对于未来的大学生活,你有什么打算?

  吴:随大流就行。在大学里也没人关注你,你就是个尘埃。

    责任编辑:自主招生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