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高考信息 > 与时间赛跑 断臂少女靠卖烀玉米挣学费

与时间赛跑 断臂少女靠卖烀玉米挣学费

来源:zizhao.net 作者:自主招生网 浏览:次 2014-08-09
张森和奶奶一起卖烀苞米 新文化报记者 卢红 摄张森和奶奶一起卖烀苞米 新文化报记者 卢红 摄

  姓名:张森

  性别:女

  高考分数:535分(文科)

  报考学校与专业:长春工业大学会计学

  学子的话:与其让别人同情,不如让自己强大。

  “3元一棒5元两棒,都是农村的苞米,可甜了,阿姨您买个尝尝。”从7月10日起,在通化市客运站老站门前,都会看到一个身材单薄、缺少左臂的短发女孩在卖烀玉米,一旁年迈的奶奶帮她不断地往锅里添玉米。

  过往的行人不会知道,这位名叫张森的女孩,是今年刚刚参加完高考的应届生。自从高考结束后,她就开始卖玉米, 给自己挣上大学的学费。 她必须卖出4000多棒玉米,才可能凑足第一年的学费,而这至少需要3个多月!

  张森,正在用孤独的右臂与时间赛跑!

  19年前不顾儿子反对收养残疾女婴

  19年前, 家住安徽省亳州市桥东镇石大营子村的张玉德、罗贤兰夫妇,在亳州市一个公园内捡到了一个先天失去左臂的女婴,取名张森。

  当时, 夫妇俩的两个儿子都极力反对收养张森, 老两口最后还是决定收养, 也导致至今两个儿子都很少与他们联系。 张森5岁时,老两口因家中遭水灾移居到通化市。

  “我们已有孙子了,就当再有个孙女吧。”憨厚的张玉德一边蹲在地上抽烟, 一边闷闷地说。 刚到通化时, 由于举目无亲,是一个好心的废品收购站老板收留了他们,并借给张玉德一辆三轮车。 从此,张玉德老两口便早出晚归四处拣废品。一个矿泉水瓶、一块破塑料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老两口走街串巷收废品。

  就在一家人的生活刚有起色时,2012年,张玉德突患脑梗住进医院, 经治疗虽然病情好转,但留下了后遗症,不能再收废品了, 家庭的重担落在罗贤兰一个人的肩上。 然而祸不单行,2013年罗贤兰又突遭车祸折了9根肋骨住进医院,这个本就贫困的小家庭再也无力承担另一个人的医药费, 罗贤兰只能回家养伤。

  艰苦的生活环境没有阻碍张森追逐大学的梦想, 反而让这个懂事的孩子越挫越勇。 凭着一股韧劲, 张森不但考上了通化市一高中,今年还以535分的成绩考上了长春工业大学。

  喜讯来临, 一家人却犯愁了,如今罗贤兰已经67岁,张玉德69岁了,对于这个只靠低保金维持生活的家庭来说,每年4180元的学费无疑是笔天价支出。

  现在 她卖玉米赚学费上大学

  “社会上困难的人很多,我不能干等着政府救济,与其那样,不如自己干点什么,自力更生。”张森说,有一天她上街看到好多人买苞米,就萌生了卖苞米攒学费的想法。说干就干!第二天凌晨3点,她就和爷爷去市场批发苞米,回家烀好和奶奶去客运站老站卖。“卖得好下午1点就可以收摊了,但苞米经常是不好卖,往往要卖到下午3点多。 尤其是最近农村应季苞米都下来了,价格也都低了。”张森说,从7月10日开始卖玉米,几乎风雨无阻。“每天除去成本能净剩40元左右,现在我已经挣了900多元了。 ”说着,张森扬起手中的一把零钱展示她的劳动成果。

  张森说,每天挣的钱都是奶奶给保管着,中午祖孙俩舍不得吃盒饭,就啃苞米充饥。张森算了一笔账:一棒玉米平均批发价为1.3元,卖2.5元,收入1.2元,除去运费、燃料等成本,她得卖4000多棒才能凑足一年的大学学费。 若按平均每天卖30棒计算,要凑足学费,需要卖100多天的苞米才行。

  对此, 张森坚定地说:“学费不够就贷款,我挣钱再还,不能再给爷爷奶奶增加负担了……”

  坚强“我不比正常人差”

  张森和爷爷奶奶居住在佐安村佐新委四组,推开大门,院子里堆满了爷爷奶奶收的废品。 记者见到张森时,她正在用右手压井。 传统的压水井很高,张森站在石头上,吃力地压着,压了好久才见井水出来。 虽然缺少了左臂,但张森干起活来与常人无异。

  背地里,罗贤兰老人告诉记者,张森十分听话懂事,只要回家,就赶紧放下书包帮她做家务。“这孩子自尊心特别强,嘴上虽然不说,但谁对她好她都记在心里。 ”罗贤兰说。

  一间不到十平米的小屋,平日里张森就在这学习。 书桌上摆满了书籍和练习本,练习本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英文,纸质很差,是那种劣质的粗面纸,市面上几乎看不到。 但却掩盖不住张森漂亮的字迹。 “我不比正常人差! ”说这话的时候,张森眼里闪过一丝泪光,也许众人好奇的眼神和同情的目光让她很不自在,坚强的少女瘦小的肩膀扛下了这个年纪本不该拥有的烦恼。

  张森的数学老师刘天云评价张森说,她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学习要求最高水平,生活可以最低水平。“她是我们心中的榜样。”同学卢研硕说。

  ■对话学子

  新文化:你最大愿望是什么,是凑足学费吗?

  张森:学费是我一个人的事,让爷爷奶奶住上廉租房才是我最大的心愿。我们家一直租房住,那房子又冷又潮,我们睡一觉起来经常冻鼻子。现在我们申请了廉租房,但只有三个名额,不知道能不能轮到我家。

  新文化:靠卖苞米能挣够学费吗?张森:不知道,我想靠自己。新文化:之前有媒体报道你,你排斥吗?

  张森:其实还有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我内心也有一点排斥,不喜欢被同情,我想自己努力。 但现在看仅凭我一个人的力量很难实现, 我也想减轻爷爷奶奶的负担,希望有人能帮助我。

  新文化:你的梦想是什么?

  张森:我没什么梦想,我只想好好上学,将来找个好工作,赡养好爷爷奶奶,有机会做志愿者回报社会。

  你吃一碗饭,我捐5毛钱

  你喝一杯茶,我捐1元钱

  ———新文化报放心购平台助贫困学子圆梦大学

  从现在起,如果您购买一箱“松花江1号”系列任何一款有机大米,我们将以您的名义捐出30元钱;如果您购买一盒“马上吉祥”普洱生茶或熟茶,我们将以您的名义捐出50元钱。所有善款将用于资助圆梦学子。

  一、您可以拨打96128电话订购,我们会为您免费配送上门;二、您可以到本报一楼大厅“放心购”专柜购买,在这里,您还可以在“爱心助学行动”的签字板上留下您给学子的寄语;三、您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参加活动;四、您还可以在便民服务社区活动现场参与活动, 活动地点请关注每周一新社区版面便民进社区活动预告。

    责任编辑:自主招生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