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高考信息 > 南科大首任校长即将卸任 自称保姆已精疲力竭

南科大首任校长即将卸任 自称保姆已精疲力竭

来源:zizhao.net 作者:自主招生网 浏览:次 2014-08-29
朱清时将继续关注南科大,关注中国教改朱清时将继续关注南科大,关注中国教改 朱清时午休之地朱清时午休之地

  如今,朱清时的聘任合同即将到期,也许不久就要告别他呵护了5年,又因学生退学、教授出走、全自主招生改为“6+3+1”模式等事件导致自己处于教改与舆论风口浪尖的南科大。昨日,朱清时在南科大的办公室里接受天府早报记者专访,谈及卸任,他自比为南科大的“保姆”,但已精疲力竭,“我就像一盏灯,油已耗尽。”

  离任倒计时

  南方科技大学,新中国第一所曾经实现自主招生的高校。朱清时,中国科学院院士、前中国科技大学校长,于2009年9月出任该校首任校长。朱清时在短短5年内,从零筹建南科大,并力争把它打造成“中国的麻省理工学院”、一所国际化高水平研究型大学。今年9月,他将离开学校,开始他的“68后人生”。

  办学

  教改成功是历史必然,并非现在时

  记者:学校的一位教授曾说您仿如唐 吉诃德,“他满怀理想主义色彩,却挥舞着一柄生了锈的长矛,一心要探索中国高教改革,到最后,就连最基本的招生权利都未被赋予。”您觉得这个比喻恰当么?如果一定要选择一位历史人物来评价您自己,您觉得您像谁?

  朱清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感觉,用唐 吉诃德比喻我在南科大并不恰当。唐 吉诃德是与被历史淘汰的东西奋斗,所以在历史潮流面前处处碰壁。我们奋斗是走在历史必由之路,代表着教育发展方向,是未来要走的路。我理解他们的说法,但这很浅表,表面的困难是相似的。

  如果一定要类比,我的经历跟深圳刚开放时的第一任特区负责人梁湘比较相似,当年他在深圳也处处碰壁,争论激烈,但最后仍然成功了。深圳改革的成功不是梁湘在任时,最后成功也是历史的规律。南科大的改革也顺应着教改的潮流,最后成功还需要多努力。

  过去5年打分不合适,“惨胜”恰当

  记者:您曾说过在南科大的5年“调动了人生的全部经验”、“度过了一生中最困难的时光”,5年只给自己打了60分。一生中最困难的时光只换来及格分,这意味着什么?您的一位昔日挚友用了“惨胜”这个词来形容您,说您付出了49.9,得到了50.1。

  朱清时:我说过打分是很片面的事情,其实这件事不适合打分。这5年时间太短,我们做成的事情可以算及格,但从另外一方面来说,我们能够做成的事情几乎都做成了,这样来说应该是很高的分数了,但高分不适合我自己来打,应该由社会和历史来打。

  这个打分只是表达一种感情,我觉得大家都不能认真来看待这个分数,这些分数都不准确。“惨胜”这个词,定性上这样说还可以,如果真的这样打分就太片面了。

  学生

  退学正常严进严出,才会激发动力

  记者:2010年招收的第一批学生中,曾有4名同学退学,在后来招收的学生中,还有没有类似情况发生?

  朱清时:退学很正常。中国高校过去严进宽出,这不正常,会导致大学阶段学生动力不足。大学正常应该是严进严出,不好好学习毕不了业。第一届退学的4个,觉得南科大功课太繁重,重新参加高考(微博)换学校,后来也有学生退学,但比例不高,今后可能还有。美国的加州理工每年学生淘汰率30%左右,不好好读就得退学。这就像市场经济,没有铁饭碗,不能说考上大学就躺进了保险箱,这样才能激发人的动力。

  记者:明年春季,南科大将走出第一批毕业生,这一批学生有没有开始找工作?

  朱清时:他们几乎全部都在联系出国读研究生,我已经在给几位学生写推荐信。还有两个这届的学生分别被伦敦大学和牛津大学录取。但他们不是惟一的优秀者,同届的至少有1/3的人同样优秀。

  自主招生全国相似,还没发现偏才

  记者:今年南科大在四川省招收的31个学生中,来自哪些学校?南科大“6+3+1”的招考模式中,四川考生在哪方面占优势?

  朱清时:我不太清楚来自哪些地方,但扩招了一个,说明招生情况很好。南科大今年招生形势很好,经过这几年办学,中学生和家长知道长处和强项,愿意报名。其实全国规律都差不多,自主招生的学生,一般高考成绩都比较好,不会说谁高考特别好自主招生成绩差,或者高考考得不好自主招生考得特别好,还没遇到特例。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遇到怪才、偏才,这方面今后要慢慢探索。今年录取的四川学生,高考成绩基本上都是超了重点线五六十分。

  卸任

  继续坚守没想过续任,如灯油耗尽

  记者:您即将卸任,听说新校长还没有选出来。为什么您不选择续任?

  朱清时:我的聘任合同即将到期,虽然我是任命,但校长的权利是合同授予的。我没想过续任,因为年纪太大了,精力、身体都不如从前,要有自知之明。我自己也觉得像一盏灯,油已耗尽。新校长来之前,我会坚守南科大。

  记者:中国的教育改革如此步履维艰,您觉得您的继任者还有可能在南科大推进更好的改革吗?

  朱清时:南科大现在与5年前我来的时候完全不同,5年前是个零,都是我们脑袋里的思想。经过这5年,我们已经为下一任校长、书记的工作打下基础,他们遇到困难会比我们5年前小一些,但他们的责任担子很重。南科大肯定能成为中国一所水平比较高的学校,学校的基础、基因决定了这一切。是否能够在体制改革上取得突破,得看机遇。

  记者:您从南科大卸任后,是否意味着您从中国教育改革的道路上也退了下来?

  朱清时:我不做校长了,但我对南科大的关注永远不会减少。如果需要我提供帮助,我会全力提供。中国教改是当代教育界理想,关注南科大就是关注教改,我永远不会从这条路上退休。教改一定要适应社会经济发展,对国家来讲,最需要的是职业性人才。

  记者:这段时间应该是您在南科大工作的最后时光了,您最想为这所学校做的事情是什么?

    责任编辑:自主招生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