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高考信息 > 探秘蓝翔技校光环背后:曾被质疑培养黑客(图)

探秘蓝翔技校光环背后:曾被质疑培养黑客(图)

来源:zizhao.net 作者:自主招生网 浏览:次 2014-09-10
 监控中心可以看到每间教室的情况。 监控中心可以看到每间教室的情况。   学烹饪的学生正在考试。  学烹饪的学生正在考试。

  暗访“技工”加工厂

  锐调查

  探秘蓝翔技校光环背后的另一面 军事化管理监控无处不在

  近日,山东济南的蓝翔技校又受到热议,关于该校“培养电脑黑客”几篇报道,为人津津乐道。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蓝翔技校校长荣兰祥对近日关于蓝翔技校的种种言论进行了回应。除却这些舆论,这所全封闭的学校,平日的模样鲜为人知。近日,记者设法进入蓝翔技校暗访,看到的是一所褪去光环、3万名青少年在这里学习技术,也忍受着“无聊”。

  这是这所仍在不停扩张的技校的真面目。

  “最近啊,事儿太多了。”主持教学的曹主任神情疲惫,连续多日应对媒体,他的头疼也持续了一个星期。曹主任有着浓重的山东口音,13年前进入蓝翔技校。

  风口浪尖的技工学校

  被国外质疑培养黑客

  事实上,“事儿”早在4年前就出现了。2010年初,美国一家媒体报道称蓝翔和国内一所高校培养的黑客,在约两个月前入侵了美国几十家公司。大约一年后,美国另一家媒体报道称,蓝翔培养的黑客攻击了美国政府部门。

  直到今天,关于蓝翔培养黑客的讨论仍未停歇,但曹主任和其他几位学校有关领导对此已经尽量避而不谈。今年7月份,学校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接到一位美国媒体记者的电话,电话中该记者称,有多个海关物流信息被查出流入蓝翔技校服务器,“我听得一头雾水,我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在蓝翔技校官网公布的合作伙伴中,出现的“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更是随着黑客的有关报道引起大量的猜测和解读。

  “不光是机关事务管理局,我们给中央军委办公厅、中纪委输送过人才,但我们送出去的很多是厨师和机械工,这只是简单的招聘而已,有些媒体真的过度解读了。”荣兰祥在接受采访时显得十分坦然。

  还有一则网络信息让他感到无奈,信息称,荣兰祥在一次全校讲话中说,蓝翔技校就是实打实的学本领,不玩虚的,你学挖掘机就把地挖好,你学厨师就把菜做好,咱们如果不踏踏实实学本事,那跟北大清华有什么区别?

  即便荣兰祥不止一次回应称最后一句是别人加上去的,但并没有阻碍网友对蓝翔和清华北大之间的调侃。

  8月28日下午,记者以学生装扮,提着一袋洗衣粉和水果向蓝翔校门口走去,经过门卫上下打量,最终“潜”入蓝翔技校。

  打油诗“蓝翔后悔书”

  学生有认同有反驳

  平常,蓝翔技校的校门只开一个小口,只有教职人员可以出入,校门全天24小时有人把守,南校的四面围墙内,砌有一条宽约3米的“护城河”,多名学生向记者表示,“护城河”就是为了防止学生翻墙离开学校。“你进来就出不去了。”一位学生这样提醒记者。

  “我是不谈恋爱的,这儿女的特别少,再说了,晚上不能在女生宿舍楼下溜达,要罚款的。”8月28日下午,18岁的张杰(化名)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爆笑漫画全集”,出现在蓝翔技校南校区的操场边上。他是烹饪学院的一名学生,在学校学习已有一年多时间。

  张杰的胡子很细,这显示了他的年轻,他来自山东东部农村,使用蓝屏手机,下课后,他主要靠漫画书打发时间。学校篮球场边,几名头发染成橙色的男生放下一个便携音箱,响起节奏极快的DISCO,他们跟着音乐,杂乱地舞着。这些男生,绝大多数年龄介于16至20岁之间。这是蓝翔技校一个寻常的下午。

  几年以前,一首名为“蓝翔后悔书”的打油诗在蓝翔的各个QQ群里传播,这首诗以一名走出农村来到蓝翔的少年的视角,描写了蓝翔伙食不佳、实习辛苦、就业一般等一系列问题,诗中写道,“昨日辞母离家乡,满怀希望奔蓝翔……一日三餐全是汤,馒头似铁又如钢……”还调侃蓝翔的校训为“包教不包会,退学不退费”。

  这首诗张杰认为有些描述是准确的。但在计算机专业的阿俊看来,则“见仁见智,有些人天天抱怨,也有老老实实学习的,就看你怎么看吧”。

  全封闭校园之内,平日的生活鲜为人知。南校区的宿舍,大多数住的是汽修学院和烹饪学院的学生。8月28日,天色已黑,宿舍楼区零星亮着灯,大门入口处并无人把守,在至少三栋宿舍楼一楼的走廊里,都可以明显闻到厕所传来的臭味,公共洗浴室内,一地泥沙,两名半裸的学生正在用脸盆接水,往身上倒。

  室内不许吸烟

  不能谈恋爱

  走廊两边,亮灯的宿舍传出阴暗的光,宿舍里放着5个上下床铺共10张床,没有书桌,几名学生百无聊赖躺在床上,多数在看手机。张杰将这样的时间称为“无聊的夜晚”。在教学楼旁,一名学生和同学大声说,“我要出去!我要上网!”

  夜里,躺在床上发呆,看手机,早早睡觉,成为许多学生的无奈之选,一方面由于白天上课、实习身体已很疲惫,另一方面,可供消遣的内容并不多。晚上9点的校园空荡荡,除了可以躺着发呆的宿舍和打篮球跳街舞的操场,南校区东北角的一个地下超市几乎是学生喜欢聚集的最后场所。

  超市位于地下一层,未到超市,地上四处已是垃圾,二十几名学生在一台取款机前排着队,超市外还有出售麻辣烫和烧烤的摊子,大量的啤酒瓶、吃过的碗面和烧烤竹签被丢弃在几张桌椅上和地上,仍有学生拿着刚开的啤酒,从桌上挪出一点位置,坐了下来。超市的一侧,几名男生正一箱一箱向外搬着啤酒。现场十分吵闹。

  超市里贴着不止一张的通告,其中一张通告称,2012年“11月29日18点32分,陈某在地下超市营业期间偷拿超市商品,被营业员当场抓获,给予陈某2000元罚款,鉴于陈某认错态度诚恳,为了保护其隐私,姓名于班级不予公布。”另一张“警告!!!”则公布了今年5月在超市“偷拿货物”的学生班级和姓氏。

    责任编辑:自主招生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