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高考信息 > 夺刀少年柳艳兵:不希望获得过多帮助

夺刀少年柳艳兵:不希望获得过多帮助

来源:zizhao.net 作者:自主招生网 浏览:次 2014-09-18

  “夺刀少年”柳艳兵至今还记得指尖血液温热的触觉——那是在2014年5月31日,一个闷热的令人昏昏欲睡的午后,由江西宜春市区开出的中巴车上,当头部中刀的他奋力夺过歹徒手中白亮的菜刀,看见鲜血染红了自己的蓝白色牛仔裤。他伸手触摸右边肩膀,中指一下子埋没在那道又深又长的伤口里。

  整个夺刀过程仅持续30秒。“当时没有害怕,只有本能”,20岁的柳艳兵大概没有想到,此后,他的命运将以此刻作为铭记。

  荣誉纷至沓来:“最美考生”、江西“希望之星”见义勇为好青年、全国首个“中华见义勇为楷模”……

  9月2日清晨,柳艳兵提前两天报到,踏入南昌大学校门,成为南昌大学建筑工程学院土木工程专业143班的一名学生。

  他的大学生活如何?抛开种种光环和荣耀,这个20岁的少年是一个怎样的人?近日,钱江晚报记者赶赴柳艳兵所在的南昌大学前湖校区,和这位“英雄少年”面对面。

  来学校他只带了一套换洗衣服

  9月13日下午,在南昌大学前湖校区体育馆,穿着迷彩T恤、迷彩军裤,脚踏解放鞋的柳艳兵,按照教官要求,规规矩矩地抬腿、摆臂,练习踢正步。看上去,身形瘦小、被晒得黝黑的他,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学生。这两天,他夜里着凉,感冒了。

  见义勇为时,他的头部、肩背部受伤,至今仍时不时感觉头晕。有老师提出,如果身体有问题,可以不用军训。他坚持参加:“不锻炼,身体怎么能好呢?”几天军训下来,他没请过假,也没要求休息。

  训练结束,柳艳兵和两个舍友一起,到学校一食堂吃饭。爱吃辣的他打了一份茄子,一份红烧小鱼。有同学笑说,饭堂太贵了,他认真地反驳:“最便宜的一份米饭3毛钱,素菜1块钱,一块三可以吃一顿饭了。”

  柳艳兵住在食堂后一幢宿舍的7楼,舍友们分别来自江苏、山东、吉林。和其他舍友相比,柳艳兵的书桌最为空荡,仅摆放着几本刚领到的“学生手册”,和一套略显陈旧的T恤、牛仔裤。他说,从家里出发时,就带出来了这么一套换洗衣服。

  同宿舍的王健仵来自吉林,高考前从网上看到“夺刀少年”这个“爆炸性新闻”。9月3日,家人带小王来学校报到,发现竟然和柳艳兵在同一间寝室。家人叮嘱王健仵,要把柳艳兵当成榜样,好好学习。于是刚开始时,王健仵总是开玩笑地喊柳艳兵“小英雄”。这让柳艳兵很不好意思:“大家都是同学,要是这么叫下去,我大学四年该怎么过呢?”

  一段时间的相处下来,王健仵发现,平时他出门懒得带钥匙,或是不愿意锁门,一指挥“小英雄”柳艳兵,柳艳兵总是二话不说就帮忙了。“以前我总以为,新闻报道会夸大其词,之前也听说柳艳兵成绩不太好,以为他会不爱学习,淘气,接触后发现我错了,他特别低调,特别乐于助人。”

  不希望因见义勇为获得过多帮助

  在宿舍里,当着几个同学的面,柳艳兵毫不避讳地谈起,这些天,他的爸爸又踏上去宁波慈溪的打工路,而他的妈妈目前在家里干农活,不久也将回到厂里。宜春当地有习俗,如果孩子考上好大学,就摆一顿酒,请亲朋好友来吃。不过,柳艳兵接到录取通知书时,柳家不想张扬,并没有请酒。这和柳艳兵的姐姐考上大学时的“待遇”一样。

  “爸爸妈妈一直叫我本本分分做人,老老实实做事,”柳艳兵说,在家里,他从没谈起过自己见义勇为的壮举,他看到媒体报道时才知道,爸爸表扬他,说很佩服儿子。义举被曝光后,不少社会各界人士给柳艳兵家送来慰问金,南昌大学也让柳艳兵免费入学。柳艳兵坦承:“那些慰问金,就算学校不免我学费,也够用到我大学毕业,甚至还有多余的。但是总不能让我爸妈坐吃山空吧,别人会怎么看呢?”

  柳艳兵说,目前家里没有太大的困难,只是爸妈的工资有点低。他们在一家小型的渔具厂打工,厂里仅有柳艳兵的爸爸妈妈两位工人,每月最高只能给夫妇俩开出合计5000元的工资。让他担心的是,听爸爸妈妈说,那家厂子的老板打算再开两三年,等自己年满60就不干了。他怕到时爸爸妈妈年纪大了,又没有别的技术,就业会成问题。

  尽管这样,柳艳兵仍然直言:“不需要别人来帮助我爸爸妈妈,如果每个人因为自己见义勇为,都帮自己的家人找到一份非常好的工作,而实际上家人又没什么本事或技术,别人也会看不过眼的。”

  谈话中,柳艳兵常常把“不张扬”挂在嘴边,也常以此来告诫目前在江西财经大学就读的好朋友易政勇。

  如今,这个接受过无数媒体采访的少年,依然说不出太多的豪言壮语:“我一直觉得,感恩回报社会,需要看自己的行动,没必要说一套做一套。如果说了但不做到,会让人感觉很虚伪。”

  我只想过一段平静的校园生活

  采访中,柳艳兵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最近,不少记者发短信给他,要求来跟拍他军训。

  他正在享受这段时间难得的平静:刚刚过去的暑假,他被邀请参加宜春市的表彰仪式,赴长沙、南昌等地录制电视访谈,到北京录制歌曲《青春的约定》……直到9月2日,他提前来学校报到,还有媒体记者追随他,拍下他报到、注册、领新生卡的全过程,他也被要求到学校的图书馆、运动场多个地方录镜头、拍照片。

  因为媒体的曝光,他还被不少学生和学生家长认出来,要求签名合影。

  他不希望自己到了学校,聚光灯依然如影随形:“我也知道媒体是关心我,为我好,但我想平静一点。我现在就是一个普通的学生,主要任务就是学习,锻炼自己。”柳艳兵的爸爸则告诉钱江晚报记者,他只希望,儿子在学校里一定要多用功,不然将来工作了会吃不消、做不来。

  南昌大学校方一位工作人员向钱江晚报记者介绍,对柳艳兵的到来,校方并未进行过任何欢迎仪式或者开辟任何“特殊通道”,一切都是低调处理,“毕竟他还是孩子,媒体过多的关注,对他而言不一定是好事。过去他的那些荣誉和光环,都已经翻过一页了。在校方的眼里,他就是个普通的学生。”

  和宿舍里的其他3个同学一样,最近,柳艳兵也“扎堆”报考了学院的学生会。他单纯的想法是,能够为大家做点事,同时锻炼自己。

  5月31日下午,在江西省宜春市区至袁州区金瑞镇的一辆公交中巴车上,一名歹徒将高三学生柳艳兵及其同学易政勇等5名乘客砍伤。当歹徒继续举起菜刀要伤及更多乘客时,柳艳兵不顾头部、肩部被砍剧痛,上前奋力夺下歹徒手中的刀,挽救了一车人。6月2日下午,中巴车伤害案犯罪嫌疑人邱干华被警方抓获。

    责任编辑:自主招生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