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高考信息 > 27岁小伙十年后重考武大 曾闯社会一年换10工作

27岁小伙十年后重考武大 曾闯社会一年换10工作

来源:zizhao.net 作者:自主招生网 浏览:次 2014-09-24
图为何梦源第一次读武大时留影图为何梦源第一次读武大时留影

  2004年,他以骄人的成绩考进武大。然而大学四年,他几乎没怎么上课,晚上泡网吧,白天睡大觉,连考试去不去都得看心情,他终因学分不够肄业。

  迈出校门,他过着“漂泊”的生活,当过酒店迎宾,卖过音像制品,甚至一度误入传销陷阱。2012年,在参加一个婚礼时,一位同学一语点醒梦中人——他通过两次复读,在今年的高考中,再度以傲人的成绩,考进武大。

  十年一梦。如今已27岁的他,再度成为珞珈山武大校园里的一名新生。他的名字叫何梦源,近日,记者专访了他。

  一进武大 考试去不去要看心情

  27岁的何梦源,1.8米的个头,皮肤白皙,帅气的他却不喜欢照相,他说:“十年前在武汉大学照过一次,以后就再也没有照过相了。”

  在宿舍简单洗漱后,穿着短裤趿着拖鞋的何梦源,走出了寝室。

  何梦源说他不喜欢被称为“学霸”,“听起来像一个只会做题、连公交卡都不会刷的怪物”。

  高中的往事,何梦源称能回忆起来的不多,那时的他就爱上网、玩游戏,还有逃学。“现在的我如果和以前的我进行对话的话,我觉得是一件很难想象的事情。”何梦源记得,高三的一天,他逃学上网被班主任抓到,班主任让他“回家反省一天”,他反而像放假一样,四处闲逛了一天。

  但就算这样,当年17岁的何梦源仍然成绩出众。2004年夏天,他以650多分的高分考入武汉大学最有前途的专业之一——经济学基地班。

  当年同寝室的室友王甘回忆,那时候的何梦源,白天泡网吧,晚上回寝室睡觉,能逃的课一定会逃,连去不去考试都要“看心情”。在这种状态下,何梦源挂科成了家常便饭,甚至连体育都因为缺考而挂科。到大四毕业前夕,何梦源还差27个学分才能毕业。

  2008年,何梦源最终因没有修满学分而肄业。次年,一封劝退通知书寄到了何梦源的老家景德镇,在一次工伤事故中双眼失明的父亲得知这一消息后,长叹一声。

  闯荡社会 肄业生一年换10多份工作

  22岁的大学肄业生何梦源没有回到景德镇,而是留在了武汉。

  没有一技之长,又没有学历,为了生活,他在学校附近的珞珈山酒店找了一份迎宾的工作。

  这是何梦源的第一份工作。一天要站8个小时,千元的工资只能勉强糊口。最后,何梦源得知有同事给主管打小报告,说他偷懒,他一气之下跑到主管那里,指着主管的鼻子说:“你自己上班都在看电影,还说别人!”然后拂袖而去。

  此后,何梦源在武汉四处漂泊,辗转于各个酒店宾馆打工,还曾在装修公司干过前台。“一年内换了10多份工作,每一份工作最多干三四个月。”何梦源告诉记者,他还一度被骗进传销组织,“上了两天的洗脑课,想办法才跑了出来!”

  2012年,何梦源与朋友一起到新疆乌鲁木齐摆地摊卖音响。“有时两个小时就能赚200多元,但是非常辛苦!”后来因为实在受不了,他又回到了武汉。

  同学一语 惊醒梦中人他两番复读

  今年6月6日,何梦源手持准考证,第三次步入高考考场,看着身旁稚嫩的脸庞他称心绪难平。

  时间回到2012年10月的一天,何梦源在武汉参加一名同学的婚礼,遇到大学同寝室的同学南明(化名)。南明大学毕业后读研后又读了博,现在一家大型银行工作。

  “你干脆考回武大重新读书吧,这样混着就真废了!”两人聊着校园往事,南明借着酒劲对何梦源如是说。

  何梦源说,当时他有点蒙了,沉默良久,他便下定决心要重返校园。

  一个月后,何梦源花1万元在江夏一所复读学校报了名。

  由于8年没有碰高中课本,起初很吃力,于是他申请了一间空教室,一个人单独看书复习。

  复习了3个多月,何梦源感觉状态还不是很好,当时又临近2013年春节,便回家一边复习,一边休息。2013年夏,何梦源匆匆走进高考考场。“我这次想试一下,找找状态。”何梦源说,高考成绩放榜,他只考了不到500分,仅超过二本线30多分。

  有人劝何梦源找个二本学校就读,但何梦源坚持再复读再考,而且非武大不读。

  二进珞珈 “每一分钟都很宝贵!”

  2013年9月,何梦源成为景德镇二中的一名复读生。坐在40多人的教室里,他一下成了备受尊敬的“大哥哥”、班长。

  何梦源格外努力,常常开夜车开到清晨四五点。他的成绩也不断提高,经常在年级排前几名。

  “你们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一次月考,整个复读班考得很差,何梦源气得不行,他跑到讲台,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诫同学们要珍惜时间。

  “他特别清楚自己要什么,又很聪明,所以我基本不怎么操心。”班主任李燕如此评价第二次复读时的何梦源。

  一年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今年高考,何梦源考了610多分,再次被武汉大学录取。

  没有激动的泪水,何梦源默默整理好行装,重回武大。

  “他就像做了一场噩梦,突然醒了!”其父何世明说,这一年的复读,对儿子的改变很大,他不再孤僻,乐于跟人交流,还善于倾听。

  重回珞珈山,何梦源有时不我待之感,按照自己订的计划一步步向前:向学校提出转到之前的专业,尽快修完学分,两年之内考上研。

  “现在的每一分钟都很宝贵!”何梦源说,之所以选择回武大,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依据武大的政策,再回学校之后可以回到原来的专业,以前修过的学分还算数,二是自己一直和武大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割舍不下对武大的这份感情。

  ■对话何梦源

  曾经的错误让我学到很多

  记者:重回学校,感觉有什么不同?

  何梦源:可能自我的东西更多了,学会自己去思考去定位了吧。只要你自己定位好自己,你在哪个环境下都可以很自如地发挥,可以去掌控。

  记者:你现在的紧迫感从何而来?

  何梦源:对,我希望在艰苦的环境下逼迫自己向前跑。我一天时间也不想浪费了!

  记者:从一个经历很多的社会人再回到学校,下定决心是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责任编辑:自主招生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