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高考信息 > 新高考方案带来巨变 高职招生迎来“黄金时代”

新高考方案带来巨变 高职招生迎来“黄金时代”

来源:zizhao.net 作者:自主招生网 浏览:次 2014-09-29
图片来源:网络图片来源:网络

  这几天,上海信息技术学校校长邬宪伟的电话就没断过。

  今年9月3日,国务院出台了《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国发〔2014〕35号)(下称《意见》),随后,上海浙江相继出台高考改革试点方案。

  大家都在讨论这件“大事儿”,各方在解读高考改革对我国未来教育的深刻影响,在职业教育领域,各方也一直认为,《意见》也将给高职教育带来巨大变化。

  《意见》提出,要加快推进高职院校分类考试,并实行“文化素质+职业技能”评价方式。同时继续推进分类录取的模式,力求在2015年通过分类考试录取的学生占高职院校招生总数的一半左右,2017年成为主渠道。

  在邬宪伟眼中,《意见》作为一个“风向标”,清晰地向社会传递了一个信号:高等职业教育不能等同于普通高等教育,在人才选拔和培养上都应该有自己的特色。

  用这个50后高职校长的话来讲,《意见》的出台,为高职学生的多元化选拔和培养真正“开启了一扇门”。不过,职教界在欣喜之余,更应思考,“脚下的路该往哪里走”。

  拓宽入学渠道,高职院校招生迎来“黄金时代”?

  “学生上高职的渠道宽了!”这是浙江教育研究院院长方展画看到《意见》后最直观的一个感受。

  《意见》中写到,中职学校毕业生报考高职院校,参加文化基础与职业技能相结合的测试。普通高中毕业生报考高职院校,参加职业适应性测试,文化素质成绩使用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参考综合素质评价。学生也可参加统一高考进入高职院校。

  这3条入学途径,在方展画看来,给了学生“多次选择的机会”。他打了个比方,未来,一个学生既可以在中考时直接进入中职就读,在以后选择是否升入高职;还可以在高中时选择参加高职的单独招考;此外,这个学生仍然能通过高考进入高职。

  之所以制定这样的政策,和“一个高中生究竟是适合高等职业教育还是普通高等教育,需要学生自己长时间的思考和探索”有关。毕竟,“高中生的兴趣会变,想法也会变”,方展画强调,“要给学生试错的机会”。

  上海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马树超同样认可这一“关怀学生”的政策调整。他希望,政策能在中学校园内得到更广泛地传播,让高中生明白:并非要把普通高考和高职招生彻底分开,逼着学生选择,相反是有了“更多上高职的机会”。

  入学渠道越来越宽, 那么这是否也意味着高职院校招生迎来了“黄金时代”呢?

  “对高职院校来说,这是机遇更是挑战。”温州职业技术学院院长丁金昌说,学生的的确确能多次选择是否进入高职,但高职院校能否抓住这些机会吸引学生就读,是“巨大的挑战”。

  《浙江省深化高校考试招生制度综合改革试点方案》(下称《方案》)于本月19日公布,《方案》明确了高职提前招生这一思路,如何和普通高考“叫板”,在激烈的招生竞争中突围,通过分类招考的模式招到合适的学生,“还需要高职院校不断探索”。

  “还是不能操之过急。”马树超说,高职招生分类招考已在全国多地试点多年,去年通过分类招考进入高职的学生已经占到了43%,“高职自主招考的改革是有基础的,但普通高考仍然是学生进入高职院校的重要渠道,这一点不能忘记”。

  引入多元评价,“偏才怪才”快到学校碗里来

  扩宽招生渠道的背后,不难看出,如今的改革方向是,高职院校要更多通过分类招考,而非通过传统的普通高考来选拔学生。

  这在《意见》中可以找到佐证:2015年通过分类考试录取的学生占高职院校招生总数的一半左右,2017年将成为主渠道。

  分类招考“登台唱主角”,“怎么考?考什么?”迅速成为职教界人士讨论的焦点。《意见》表明,要加快推进高职院校分类考试。高职院校考试招生与普通高校相对分开,实行“文化素质+职业技能”评价方式。

  “这样的评价方式更能体现高等职业教育的职业性和专业性。”方展画提高声音说到。

  在马树超看来,过去的评价模式大多是野蛮的“一刀切”,只注重学生的文化课成绩,但实际上,这种模式仅仅做到“表面公平”,“不是真正的以学生为本”,马树超说,学生的发展路径应该是多元的,所以考察方式也应当多元化。

  方展画同样认为当下高等职业教育招生的评价体系,“并不符合职业教育本身的规律”。他担心,越来越多的学生整天学数学外语,完全不会动手,也难以成长为技能型人才。

  “说到底,职业教育要培养什么样的人才,我们就该在考试中体现这样的导向。”方展画用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当起了例子,“现在每年搞一次大赛,拿奖的学生有免试上高职的机会,这不就说明,高职真正欢迎的学生就是这些技能型人才”。

  正因如此,当《意见》出台时,职教界人士普遍的反应是“欣喜”。

  “原来是让考试机构来选择人,来划考试的分数线,‘太过机械’。现在考试机构把权力还给学生和学校,让学生和学校双向选择,‘从学生出发’,有利于学生发展和高职院校的发展。”马树超对《意见》持积极的态度。

  方展画则寄希望于这个“利好政策”,可以减轻学生的负担,拒绝“唯分数论”,把会动手的“差学生”从考试中解放出来。用多元评价手段让这些偏才怪才“走进高职院校碗里去”。

  在马树超看来,《意见》还将带来更深远的“红利”:对于未来有志于要接受职业教育的初中生乃至小学生来讲,他们对职业生涯的重视程度会提高,“这个评价方式会反过来鼓励学生重视职业生涯的规划和设计,这对他们今后的成长也有好处”。

  在一片叫好声中,也有职教界人士对评价模式提出了担忧。邬宪伟表示,“职业教育门类太多了,每个人读的课程学的专业都不一样,这个‘职业技能’到底要怎么考?它的具体考察形式仍需探索。”

  “不能让这么好的一种多元化评价手段成为下一个应试教育。” 邬宪伟强调,评价模式一定要做到既保证公平,又坚持科学选拔。

  针对职业教育领域不同类型的学生,丁金昌认为,考察方式要做到“因材施评”,要报考艺术类的学生要重点考察艺术天赋而非语数外成绩,要报考工程机械的学生要看重逻辑思维,“不能用一种手段去衡量所有的学生,不同的专业一定要有不同的评价模式”。

    责任编辑:自主招生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