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高考信息 > 蓝翔校长谈被质疑:生源影响百分之八九十

蓝翔校长谈被质疑:生源影响百分之八九十

来源:zizhao.net 作者:自主招生网 浏览:次 2014-10-28
荣兰祥在其办公室接受本报记者采访。他说自己习惯坐长凳,办公室有四五条这样的长凳。荣兰祥在其办公室接受本报记者采访。他说自己习惯坐长凳,办公室有四五条这样的长凳。

  入学的生源影响了百分之八九十

  中国青年报记者(下称“记”):办学30年来,目前是不是遭受质疑最多的阶段?

  荣兰祥(下称“荣”):对,学校历史上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我跟学校教师说,你们都不要出来说话,就说不知道,不了解。

  这次不是台风,叫“灭风”,真要灭死你,如果这里面有一点能站住的事情,那学生不都起来闹事了,那学校不得灭亡么?如果是一个经不起社会考验的企业家,真会感觉进了地狱。

  对学校的影响很大,入学的生源影响了百分之八九十。老百姓是不明真相的,有的认为学校已经垮了,有的认为学校出大事了。

  风正往北刮着呢,那我就往地下一蹲,你愿怎么刮怎么刮,总有一天要停风,停风的时候我们再出来一块一块澄清这些事情。

  如果没有这件事,今年年底准备增加500个教师名额,现在没法增加了,到春节时学校得贴1.8亿元的运转经费。生源突然断流,没有收入,但老师工资要发,学生实习费要保障,还有水电费等各项开支都要正常运行。好比腿上长了个疮,你把它挖掉,完全病愈还需要一个过程。

  记:担心、害怕这些质疑么?

  荣:想说什么说去吧,主管部门、上级对我们都了解,决定这个事的不是媒体,而是主管部门和上级部门,公安局、法院、检察院等机构,才是决定我们命运的,如果我们哪个地方有问题,主管部门会问询我们的,会找我们的。

  记:您现在的状态?

  荣:我们还是做人做事一如既往,原来怎么做,现在还怎么做,他们都说我失联了,这是贬义词,掉海里才是失联,媒体用这些词是不负责任的。

  记:压力比较大吧?

  荣:没什么压力,他们说的都是虚假的、不真实的,不靠谱。如果说的是真的话,媒体报道一篇就能把学校弄倒了。如果它报道靠谱,沾边,学生好几万人要退学,要闹事,老师马上撒腿就跑了,我们又不是公办学校,老师也不是国家公务员(微博),老师要是不干了,你有什么办法?学生要求退学,你也没什么办法。事实证明我们的质量,我们的管理,我们的教学体系模式还是非常科学有效的。

  记:这次是非的起因究竟是什么,家庭矛盾还是其他原因?

  荣:有媒体人的利益问题,也有同行的介入和参与,都存在。

  所有广告都是我的创意

  记:不论最初办班,还是投放广告,都证明了你的商业嗅觉,想知道这嗅觉从哪儿来?

  荣:我这个人平时没有什么爱好,就是研究学校的教学与管理,包括广告词,研究广告如何和学校专业匹配。这种研究从1980年代就开始了。

  大家都在猜广告语是谁想出的、谁导演的,其实就是我。国家工商总局对广告词的要求比较严格,高而不能过,“全国最好”、“全国最大”,这些都不能用。“学习技术哪家强,中国山东找蓝翔”,这个气非常高,但高而不过,而且不能有和法律相抵触的地方。

  这么多年来蓝翔的广告变化不大,每10年修订一次,但不全换。

  记:很多人怀疑蓝翔有一个广告营销团队在做这件事情?

  荣:确实没有。实际上我们的广告做得不多,很散,都是5秒广告,5秒给你留个印象,看到了,知道了,这也是我的创意。

  广告不是最重要的,一定要实力大于广告,出口大于入口,入口要小,出口要大,学历教育、大学教育只管入口,不管出口,出口就放羊了。如果只管教育,不管就业,我们学校就没法办了。

  记:关于蓝翔现在有很多段子、调侃,你怎么看?

  荣:这些段子,现在我们知道的不到10%。几乎每天都有。只要不是太过分,我们就不予理睬。

  当然,调侃也会给我们带来负面影响。它们也不是故意和蓝翔过不去,有些电视剧都采用了一些,我们不会去那么斤斤计较。有时,我们也用这些调侃增加气氛,这也是校园文化,同学之间也经常调侃。

  记:蓝翔以对学生的准军事化管理出名,您也曾谈过对学生真正的关怀即严格要求,为什么这么说?

  荣:部队的准军事化管理对学生是有很大益处的。但对学校来说,却出了很多难题。有的学生思想上不理解,社会上有些人也不理解。学生出不去,校门前一条街的商铺不说我们学校好,出租车也不说我们好。出租车要是把学生拉到别的学校,一个学生能赚2000块钱,来了我们这里,出租车门都不让进,能说我们好么?

  对学生、家长、社会要有一个责任心,万一学生出事,不管赔多少钱,都是心灵创伤。我们这里的学生不像北大清华学生那样,学习水平高,素质高,自我把控能力强,这些学生出去打个架,喝个酒,都是很正常的事,但是我们就不给学生出去的机会。

  越出名越是难做

  记:据说您有一个外号“251”,这是真的么?

  荣:严格说,我这个人傻吧,比250强一点,那时候我在部队上,一个老领导,四川人,大家喊他250,也给我排了个号叫251,比傻瓜强一点。人嘛,什么号不重要,把事做好才重要。

  记:至今,您仍在秉持不办分校不上市的承诺么?

  荣:不办分校,不上市,不接受境外资金的注入。

  记:您对自己的定位,教育家还是商人?

  荣:我还是一个职业教育的学习者,还在学习,在研究。不算是职业教育的成功者。真正的教育改革,需要教育创新,需要教育制度的改革,需要教材和实习设备、实习材料的改革,是让学生就业。因此,教育改革是要下大功夫的。

  记:蓝翔30年,起初是家族性质,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

  荣:我们学校不存在家族的事情,也不存在家庭的事情。我的家人对学校没有分割的权利和义务,学校是公益事业,土地是划拨的,国家不允许把公益事业作为家庭财产分割。

  搞教育不是搞企业,如果一切看到利,不会搞好,也不会搞大。搞教育到一定程度,瞄准的不是利益,我们最大的利益是学生的成功和学生的创业。

    责任编辑:自主招生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