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高考信息 > 南科大首届本科生毕业:自授学位

南科大首届本科生毕业:自授学位

来源:zizhao.net 作者:自主招生网 浏览:次 2015-01-12

  羊城晚报讯 记者沈婷婷报道:这是一场戒备森严又简单低调的毕业典礼,学校封锁了所有入口,任何人都要凭借学生学号才可进入。1月9日,南方科技大学(下简称“南科大”)举行2015届本科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首届教改实验班部分学生被授予南科大自授的学士学位。

  有老师透露,教改班41名学生中,除了两名修够学分提前毕业外,还有五名学生延迟毕业,剩下所有学生都在申请去国外名校读研。日前,朱清时告诉记者,虽然他已回到安徽养老,但多数学生都不约而同找他写推荐信,他已经用英文写了两百多封。“他们是我的骄傲。”

  朱清时未出席典礼

  2010年12月,教育部批准南科大正式筹建,年底,还未获得招生权的南科大打出“自主招生、自授文凭”的口号高调招生。2011年3月,只有40多名学生的南科大开课,成为学生人数最少的高校。这40多名学生大被称之为南科大“长子”,他们来自北京、山东、江苏、安徽等13个省市。从2011年3月开学,南科大遭遇重重波折,曾经被誉为“神童”、入学时仅11岁的苏刘溢 ,以及另外3名学生陆续退学。

  2014年7月9日,首届教改实验班的何明浩和王嘉乐申请提前毕业,并被颁发南科大自授学士学位证书,他们也成为南科大首批本科毕业生。两人都选择出国继续深造,其中王嘉乐被英国牛津大学材料学与工程系录取攻读博士学位。

  1月9日,举行毕业典礼的南科大第一科研楼一楼报告厅被围得水泄不通,很多毕业生家长从外地赶来记录孩子人生的重要时刻,南科大很多学弟学妹们也来感受这一“神圣”场景。当天的毕业典礼并未通知媒体,校门也把守“森严”,需要报毕业生姓名以及学号方可被允许进入。校方没有事先通知媒体,只是事后在官网上发布了一则简讯。

  据了解,本次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由南科大副校长覃正主持,南方科技大学党委书记、代理校长李铭,校学术委员会主任、教务长吴传跃,大多数毕业生和毕业生家长等出席。南方科技大学原党委副书记李平也受邀参加。

  记者了解到,朱清时并未出现在毕业典礼仪式中,而新校长尚未到位。这也使得毕业典礼的环节颇为简单。不过有老师透露,朱清时当天来到深圳,毕业典礼当天晚上,学生、学生家长与朱清时有聚会。

  延迟毕业并非不优秀

  对于南科大这些“长子”,南科大创校校长朱清时以及老师都给予很高的评价。据了解,班上有一半的学生到麻省理工学院参加过国际基因工程大赛,在亚洲赛区得了金奖或银奖。学生李荣蓬参加美国的数学建模比赛,得了一等奖。还有周牧兵同学,参加全国金融期货大赛,有37000多研究生、本科生参赛,他得了特等奖。另一位同学通晓,和老师合作写的论文被《自然》杂志刊录,这在国内外都不多见。

  这三十多名的毕业生去向如何?对此,南科大相关老师透露,这些学生基本上都选择出国继续深造,而且很多都申请的是国外著名高校,由于国外高校录取3月多才会陆续有结果,因此这些学生还在等待录取通知阶段。

  该老师还表示,5名申请延迟毕业的学生并非不优秀,而是因为个人的一些考虑。一名学校的老师就向羊城晚报记者透露,他带的一个学生参与过很多学术研究,十分优秀,但因为一些个人原因,耽误了答辩。

  这名老师说,如果这个学生想要毕业完全没有问题,只是学生想把毕业设计做得更好,“想给自己一个最后的交代。”所以耽误了时间,但这名老师也强调,这些学生即使现在没赶上这轮毕业典礼,也可能会在一两个月后申请毕业。

  相关链接

  他们有话说

  毕业生代表吴子珊:因为相信真才实学,她才选择来到南科大,她很自豪成为南科大教改实验班的一员,在这里她度过了难忘又特别的四年大学时光。在南科大,与同学一起讨论学校建设、公共事务、科学问题,这些讨论充满对民主、自由、教育、创新的思考,让她收获颇多,身边的一些同学参与教育事业、公共事业的热情及理想也让她学到很多。她期望同学们未来能够保持热情、抱负,去感染身边每个人,同时也期望学校越来越好,保持高的“师生比”。

  首届教改实验班一名毕业生:外界赋予南科大很多使命感,把南科大当作一个希望。但其实南科大是一所大学,南科大的学生可能无法承担对于改革的期盼,大家不妨宽容一点,多给一些时间。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南科大教改实验班成立的时候,我们认为是抓住了高教改革的命脉。南科大的实验班是自主招生、自授文凭,学校有压力,必须保障培养的质量;学生也有压力,必须学到真本事,否则社会不认可。这种机制能很好地保障教育质量。

    责任编辑:自主招生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