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高考信息 > 为何期待南科大新校长“有些政治地位”

为何期待南科大新校长“有些政治地位”

来源:zizhao.net 作者:自主招生网 浏览:次 2015-01-23

  1月21日下午,南方科技大学召开干部大会,宣布广东省委关于新一任校长的任命决定。经深圳市委研究、广东省委批准,北京大学副校长陈十一担任该校校长。面对南科大这片“教改试验田”,陈十一能否“复制”当年领导重建后的北大工学院的成功经历,值得期待。(《新京报》1月22日)

  南科大第二任校长陈十一的名字对很多人而言,相对陌生,因为有朱清时校长珠玉在前。其实,2010年,时任北大工学院院长的陈十一,就参加了南科大召开的一次学术顾问咨询会议;任职北大副校长时,他还兼任该校深圳研究生院院长。陈十一是“海归”、中科院院士,曾入选首批“千人计划”,除了参与创建北大工学院,他还曾与北大同事就该校本科招生问题向时任校长周其凤联名“上书”,建议学校打破“唯高考分数论”的羁绊,尝试采用“高考成绩与本校专家面试相结合”。

  基于此,对陈十一的履新,民众也应抱以期待。南科大创校校长朱清时是学者,也是教育家,那么陈十一会不会成为一个称职的教育家呢?

  有个细节令人五味杂陈。不少学生都是抱着对南科大教育改革理念的认同,才进入该校深造的,但有学生对记者表示,希望新校长能保持该校现有的教学模式和改革方向,“一定程度上,也要有些政治地位。”如果说期望中的前半部分是南科大学子最朴素也最真诚的热望,也是新校长不容推卸的责任,那么为何还希望他“也要有些政治地位”呢?基于现实体验,上述期望的后半部分不外乎几种可能:新校长“有些政治地位”,学生们与有荣焉;新校长政治地位高一些,更有话语权,更便于为南科大谋利益。特别是在官本位思想仍颇有市场的现实中,校长政治地位高一些,名气响一些,社会影响大一些,确实好办事,无论于私于公。

  朱清时曾感叹“去行政化”太难,他和同事们在招聘学校管理人员时,有一个在另一所高校工作过的小伙子来应聘,他很精明,南科大方面也很想招他。不过,他一上来就说,“我已经是科级了,所以我到你们这里来,就算没有行政级别,但是我至少也得是副职部门负责人”。朱清时就跟他说,现在没有这些位置了,你这么聪明,南科大需要你,会把你放在更重要的岗位上,将来会有晋升的机会。当时,对方没有马上决定,朱清时本以为他会来,但他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南科大。高校去行政化之难,由此可见一斑。

  犹记得几年前,北京一所名校的时任校长高调反对取消高校行政级别,他认为,“中国目前是以行政级别来衡量社会地位,住房、医疗、政府谈话、民间交流,全跟行政级别连在一起,没这个什么都干不了”。该校与政府部门打交道,一般找北京市教委有关部门,主体办事人员是处长,重大事情可能一年麻烦一次北京市里的主要领导,没有行政级别就很难有机会见到领导。连堂堂名校校长都有此苦衷,那些年轻而又直率的南科大学子希望新校长“要有些政治地位”,不是再正常不过吗?

  朱清时本人也受困于行政化,他刚出任南科大校长时,因无行政级别,有时会遇到尴尬。比如有时出去见相关领导,对方单位不知道他是什么级别,会犹豫到底是安排局长还是级别更低的领导来见,很怕弄得不对等。为了高校去过度行政化,朱清时可谓殚精竭虑。可如今,南科大有些学子却希望新校长“有些政治地位”,这是否让人觉得悲哀?

  去行政化并非不要行政领导,用朱清时的话说,就是高校变“官大说了算”为“谁对听谁的”,比如学术委员会由最懂学术的教授组成,那它形成的决议就应该照办。去行政化的大方向是对的,尽管路阻且长,我们期待南科大新校长陈十一有所作为,更期待去行政化取得更显著的成效,而这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王石川

    责任编辑:自主招生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