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高考信息 > 高考考生信息遭泄露 招生诈骗电话不断

高考考生信息遭泄露 招生诈骗电话不断

来源:zizhao.net 作者:自主招生网 浏览:次 2015-08-13
图为:本报记者卧底招生机构所获取的考生信息资料 (记者曹大鹏摄)图为:本报记者卧底招生机构所获取的考生信息资料 (记者曹大鹏摄)

  楚天金报讯□本报记者周逸雄实习生何纯

  “头都要炸了,恨不得扔掉手机!”武昌 高考生叶飞(化名),不仅承受着高考落榜之苦,每天还被招生电话轰炸。叶飞很不解,他们是怎么知道自己个人信息的?

  近一个月来,楚天金报记者卧底招生公司,发现每个招生机构都有数目惊人的考生信息,而且一些考生的信息十分精确,包括其姓名、考分、所在学校、甚至是具体到楼栋的家庭地址。仅仅是记者卧底了解的第一家招生机构,就有万余条高考考生的信息,每天拨打3000多个电话。

  记者两度卧底

  培训上岗当招生话务员

  招生公司真有如此详细的信息?记者决定应聘“话务员”前往卧底。

  7月16日,记者通过一个兼职QQ群里的“武汉大学招聘话务员”信息,与“李老师”联系上,他邀约记者次日到武汉大学附近的宏博公寓面试。17日下午,记者按照“李老师”的指引,来到宏博学生公寓一栋女生宿舍楼一楼的“高光画室”内,画室有三间教室,每间教室都有20多名学生打电话。

  “您是×××的家长吗?我是湖北省自考委员会的,您的孩子今年高考吧……”走廊里,这样的声音此起彼伏。

  简单的面试后,记者被正式录用,李老师安排记者住到公司旁的一间学生公寓,并开始接受培训,“李老师”形容工作为,“给一些分数不高的学生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

  此后,李老师给每个学生讲起了话务技巧,并让兼职的学生组队进行模拟对话。“一定要强调我们是本科,是211和985高校!”李老师说,如果学生或者学生家长问起,孩子这么低的分数都能上本科时,就想办法混过这个问题,只强调“学生入住武汉大学本部,享受普通本科生一样的资源和待遇”。

  每天至少联系120名高考生

  7月20日上午,李老师拿来30多页名单,让兼职的学生一人拿一张进行实际操作。记者拿到40个学生信息,全是南宁市高考考生,包括姓名、分数、联系方式、家庭住址。李老师要求,每个话务员一天至少完成3张的量。

  记者按名单上的电话一一联系,除了无人接听以外,凡能联系上的学生或学生家长,均与名单上的信息相符。

  记者粗略估计,一个教室一天会放30张左右的电话名单,每张上面有40个考生信息,一共三间教室,每天的电话名单都不会重复,一天下来整个招生点至少要打3000多个电话。而这所招生机构,至少在暑假会进行持续一个月的招生。

  在三天的卧底中,除了广西的考生信息,记者还接触到了江西、陕西、湖北襄阳等地的440名考生信息,并且信息90%以上准确无误,但是也有一些高过一本线的名单偶然出现在名单中。

  拿考生信息招生是业内常态?

  “武汉每一个招生机构,都有各地高考考生的信息。”在自考招生界摸爬滚打了5年的王勇(化名)告诉记者,拿考生信息招生是行业的常态。

  8月1日,一个“武汉工程科技学院招聘招生话务员”的消息,在兼职QQ群里闪动。记者再次以兼职的名义前往卧底。招生话务员工作的地点,在学校3号教学楼210室至217室内。

  记者所在的217教室内有20多名学生,每人配了一台无绳电话。现场有两名“老师”负责,与在宏博公寓一样,工作内容仍然是按照“老师”提供的名单,给考生打电话。

  8月2日上午,记者领到4张约200个考生名单,上面全是山西省运城市平陆一中的学生信息。8月3日,记者再次领到新一批考生名单。记者在卧底时了解到,这些兼职的学生都隶属于一家招生公司,招生公司与学校方面签订招生合同,一旦学生入学缴费后,再由校方支付公司相应的酬劳。

  逐一确认核实

  打通的30个电话都有其人涉事高中将向教育部门反映

  8月5日,记者将掌握的山西、襄阳、广西南宁、西安的信息进行回访。

  记者手中所有的南宁市的考生信息,包括有南宁市三十四中学、南宁市二十四中学、南宁市外国语学校等多所中学的高三应届考生,其中,打通的30个电话,均与信息相符。

  记者拨通一名叫做“黄治国”的学生电话,记者一一确认其姓名、年龄、所在学校,高考成绩。“你说的都是对的,可你的信息是咋来的?”黄治国反问记者。随后,记者又拨通了外国语学校另一名应届生“宁东海”的号码,经过证实他与黄治国还相识。

  随后,记者与南宁市外国语学校的教务处取得联系,该校负责人在电话中表示,记者所掌握的学生信息确是该校学生,他想知道这些信息从何而来。在核实山西运城一名叫“李嘉乐”的应届考生时,其妈妈张女士说:“我一天接到5个武汉的电话,2个北京的电话,全部是招生的!”

  针对记者掌握的近100名西安长安五中考生信息,8月10日记者与长安五中取得了联系,该校负责人查看了相关资料后,确认信息的真实性,表示将向当地教育部门反映此事。

  这些信息是怎么泄露的呢?本报记者今天将继续追踪。

  考生家长愤怒

  “他们好清楚儿子的信息”

  “有的自称是武汉工程大学老师,说有特招指标;有的自称武汉大学老师,说可在武大本部就读;还有自称是汉口学院老师,说有渠道让我读本科!”叶飞今年高考,发挥失常仅考了324分。自从高考成绩放榜后,他平均每天接到20多个类似的电话,现在一听电话响,他就会莫名地烦躁。

  叶飞的爸爸叶先生也很愤怒,“才挂掉一个电话,另一个招生的电话又进来了”。这些来电话的招生机构,不仅知道儿子的姓名,学校,连家庭地址、高考成绩都一清二楚。

  叶飞的经历不是个案,在湖北多地都出现了类似的情况。家住咸宁嘉鱼县潘家湾镇的周玲(化名),这个暑假一连收了7个录取通知书,但没有一个是她填报的学校,“这些学校是咋知道我的身份信息的?”

  兼职学生亲历

    责任编辑:自主招生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