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全国招生 > 北京 > 北大清华盟约有细则高校育人或现“颠覆性变革”

北大清华盟约有细则高校育人或现“颠覆性变革”

来源:zizhao.net 作者:自主招生网 浏览:次 2011-01-01

高校竞争中互为冤家对头的北大清华,终于在创新人才培养上,出现了交点。

根据教育部去年12月中旬公布的《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生命科学人才培养与科学研究改革试点实施方案》,两校将在生命科学人才培养与科学研究改革上,“优势互补,资源共用,统一实施和管理”。

这也是此次国家教育体制改革试点中,“改革人才培养模式,提高高等教育人才培养质量”的重要试验。

据参与方案细则制定的清华大学生命学院院长施一公透露,目前方案细则还差最后一环节的签字批准,如果能按照目前的细则实施,将是对现在的人才培养制度具有颠覆性的变革。

有望实现直招

北京二中高三(2)班的孙越,成了这个学校的幸运儿。在北京大学2011年“中学校长实名推荐”中,北京二中仅有的一个名额,被孙越摘走。

尽管在北京二中校长钮小桦为其撰写的推荐信中,充满了大量的溢美之辞,但对孙越而言,这只是其进入北大的第一步,在此后,他还要经历北大组织的专家组审核、面试等环节,才能最终获得一项特权,即在未来的高考录取时享受录取线下降30分录取的政策。

无论是北大的 “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还是高校联盟推行的联考,在目前高校推行的自主招生中,高考是绝大多数学生都无法逾越的一道坎。

在清华、北大联合推行的创新人才培养中,这一坚冰有望被打破。根据已公布的《试点实施方案》,在建立国际化的拔尖创新人才的培养体系上,将 “扩大两校生命学院本科招生自主权,允许两校生命学院择优直接录取少量特别优秀的学生”。

虽然整个试点方案中,扩大本科阶段的招生自主权,只是整个人才培养体系中的一环,但在公布后,却成了方案中最受公众关注的部分。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目前高校进行的自主招生只是一个考分优惠,从本质上说,是伪自主招生。对于此次直接录取的描述,熊丙奇认为,有突破。

除了自主招生权的扩大之外,在培养方式上也将有所不同。根据试点方案的描述,“以生命科学英才班、生命医学药学实验班为依托,重新制定培养方案,探索精英式育人模式。”

据施一公介绍,在创新人才培养上,有望实现从本科到PI(实验室负责人)的一条龙试验,不仅要跳过高考,连硕士阶段的晋级也不用参加国家统招,“从高中一年级,就开始做好对接,经过1-2年的适应后,直接转入本科教育”。据悉,目前这项工作,已经和几个中学正在进行接触。

不过,这一设想并未在《试点实施方案》中体现,在这份原则性的方案中,只是对研究生阶段的培养提出了宏观指导,“博士研究生的招收打破传统考试习惯,根据大学综合表现,邀请博士研究生的申请人参加教授主持的专业面试,并参加英语综合考试;研究生入学后在两校实行轮转制度,师生双向自愿选择;推行模块式教学,学生根据专业需求和兴趣自主选修,两校学分相互承认”。

施一公表示,借助入选改革试点的机遇,“不仅要完成试点的规定动作,对一些没有明确的领域也要进行尝试”。

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教育体制改革研究室副主任王烽认为,将中学和大学的教育进行贯通衔接,是创新人才培养的一个方式,但在其看来,“只能在小范围尝试,即使成功,也不具备大规模推广的可行性。”

口子开多大

为特殊人才进入大学增加一条通道,一直是自主招生的主旨所在。但这一制度从诞生以来,就一直面临公平与效率的争议。

始于2003年的自主招生制度,历经多次变革和创新,覆盖范围已从原先的22所大学扩大到现在的80多所,招生格局也从以往的单打独斗演变成了高校联盟间的集团作战。

2010年的自主招生中,更是形成了以北大、清华为首的“北约”和“华约”,及以同济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为主的“卓越”联盟之间的三足鼎立之势。

不过,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育体制改革专家看来,目前自主招生的发展,在社会期望的压力下,已经超出了原来的设想,“自主招生原本只是作为一种辅助渠道,现在已经被理解为实现高校完全自主招生的一个过程。”各高校也会根据自己的理解,使其服务于自身的需要。

自2009年开始实施的北大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最终入围的全是全能型选手。从2010年各个中学自荐的名单看,同样如此:来自北京二中的孙越,成绩稳定在年级前三名,不仅是“理科学习的佼佼者,人文修养也同样出类拔萃”;来自广东实验中学的彭若洋,在14次大考中有9次是全年级第一;来自南京的推荐名单,同样被全才型的“尖子生”占据。

北大这一在自主招生上的创新,也因此被指为“掐尖”行为,通过自主招生提前锁定了部分高分学生,在未来的生源争夺战中,抢得先机。

在中国的高校竞争格局中,稳稳占据领导地位的北大、清华,在招生中同样竞争激烈。据一位北大招生组成员披露,这两个学校在各个省的招生办,通常会在高考成绩公布的第一时间,就能拿到文科前50名、理科前200名的名单及联系方式。为了争取各省的文理科状元和高分学生,双方除了打电话指导、登门拜访、动用说客外,也会采用许诺奖学金的方式来展开攻势。

经历多番争夺,虽然最终能将众多高分学生揽至门下,但对于这种“拉生”、“求生”的被动式招生,以及由此带来的种种影响中学甚至大学素质教育的隐患,也引发了一些教育者的忧虑。

11月初,11位北大教授就本科招生致校长周其凤的联名信中指出,“各高校为了所谓‘社会声誉’和生源分数线排名,招生工作不是各取所需、量才录用,而是演变为一场拉高分考生和抢‘状元’,比分数线高低,甚至比奖学金数额的混战。”

信中呼吁北大应进一步加大招生改革力度,率先打破“唯高考分数论”,尝试采用 “高考成绩与本校专家面试相结合”的招生选拔方式。综合决定对学生的录取与否,从而维系招生工作中高校的自主性,扩大高校教师在招生选拔过程中的作用。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康健是此次联名信的参与者之一,在其看来,教育改革之所以非常艰难,最重要的环节,就是因为我们缺乏相应的实践和试验,因此在改革的思路上就很匮乏,“现在让谁拿出大的方案,很困难,因为没有充分的试验依据”。

康健认为,在中国开这个口子很难,既有公平、效率问题,又有反腐败的问题,尤其是整个社会公信力缺失,不仅仅影响到政府官员,也影响到一些独立的机构和团体,甚至包括大学。但在其看来,作为一个院系,在少量、稳妥、论证充分的基础上,应该允许实践和试验。

关键在软环境

而李明(化名),一位高三学生,正在等待清华大学的保送生考试的成绩。对笔试充满信心的他,感觉在面试环节还是有点紧张。因为奥数成绩突出获得保送资格,面试也主要围绕数学这一主题进行。

10分钟的面试时间里,3位老师轮流发问,“主要问为什么喜欢数学、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怎么样喜欢上的,就是这样一连串的讨论。”李明说。

对于自己的面试效果,陈明并没有把握,“当时怎么想就怎么说了,也不知道他们的标准是什么。”

康健带着他的学生正在做一个试验即是模拟自主招生中的面试,在模拟后发现,确实有很多环节的问题需要去解决。首先面试过程是非常动态、随机的,如果都变成很机械、简单的标准化过程,也就不需要面试了;但同时要考虑公平原则,如果每一个学生都是不同的问题,那么又不具有可比性,“在短时间内,做出一些个性的甄别和判断,难度很大。”

在康健看来,现在招生考试只是我们培养人才的一个途径,将来最多的还是在教育、培养上下工夫。

施一公认为,虽然北大、清华招收的学生分数高,教师授课的质量也比较高,但在人才培养模式上,并没有质的差别。

未来试点中,将从人员聘用、科研经费支持、运行管理上进行改革,“逐步完善国际化、甚至更具活力的机制体制,带动我国生命科学基础研究与人才培养的提升。”施一公说。

具体做法是,在人员聘用上,建立国际化、社会化的教职人员聘用与科学、公正的评价制度:改革试点人员分为独立实验室的负责人、实验室内的辅助研究人员、公共平台的技术支撑人员和行政服务人员,采用全员合同制、行政与支撑人员社会化管理,借助评估与竞争机制提升整体水平。采取多种灵活方式,大力吸引海外和国内优秀博士毕业生来改革试点从事博士后研究。

科教经费及人员薪酬上,对改革试点实行经费稳定支持为主的新体制。定向支持科学家自由探索、鼓励创新;定额保障科研平台建设与维护;设立专项基金用于人才培养;定额人员与运行经费保障人员津贴及后勤服务。

管理上,采用学术为先,开放民主的特区式运行体系。国家部门和所在学校将给予改革试点充分的教育、研究、管理自主权,两校通过推荐中心主任和参与改革试点领导小组宏观间接管理改革试点。

    责任编辑:自主招生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