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全国招生 > 广东 > 南科大自主招生:被默许的试验田?

南科大自主招生:被默许的试验田?

来源:zizhao.net 作者:自主招生网 浏览:次 2011-01-17

过了这个冬天,南方科技大学将正式开学。

  寒冬中的校区内,约有30多名工作人员上班,花园正在建设之中。与去年刚宣布自主招生的12月不同,目前校园内少了媒体的追逐,少了家长和学生的参观,空旷的校园显得有点冷清。

  安静不代表没有动静。创校校长朱清时现在正组织一次 “尽可能严谨的考试”,从1000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中选拔30名入学;他正与相关人员讨论政府条例、理事会章程,等待深圳市政府通过;此外,对研究生招生权、博士学位授予权的申请,还需要他继续奋斗。

  同样在悄然进行中的是国家推动教育体制改革的进程。1月12日,中国政府网全文公 布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的 《关于开展国家教育体制改革试点的通知》。国家教育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表示,改革试点争取在办学体制改革上取得新突破,着力推进落实高等学校办 学自主权。

  这一天,南科大刚好开始向报名学生发放笔试通知。

  从南科大当初高调宣称 “去行政化”到去年12月开招生咨询会宣布自授学位,中央教育部门没有任何表态,没有批准,也没有叫停。南科大作为中国教育体制改革试点,其做出的改革似在默许之中。

  如果3月1日能开学

  接受本报专访时,朱清时措辞仍然谨慎,他总是说“如果3月1日南科大能顺利开学”。

  如果3月1日南科大能顺利开学,存在于朱清时脑海里的南科大蓝图将成为现实。中国第一所自授学位的书院制高校,首批仅50名学生。学校由中科院 院士张景中、中科院院士陈国良、著名物理学家陈应天、香港科大教授李泽湘、香港科大教授丁学良等领衔组织设计人文教育课程,实施全面教育体系。

  看得出来,朱清时目前已准备就绪。在他的办公室,柜子里锁着11名已录取学生的档案。南科大第一学期的课表已排出,贴在黑板上,有数学分析、线行代数、抽象代数等5门核心课程。

  一个月前,朱清时和张景中、陈应天出题考了16名2010年报读中科大少年班落榜的学生,并委派权威的心理机构作测试。最后从中挑选了11名学生入学。朱清时说,其中有3名学生心理素质超强,他们沉得下心来做学问,别人想问题拐一个弯,他们能拐几个弯。

  根据测试,南科大目前已逐步了解这批未进校学生的天赋。今后,南科大将为所有学生建立档案,“根据学生的天赋和后天发展情况,有目的地培养学生成才。”朱清时说。

  当前发放的笔试通知面向全国高中推荐的优秀学生。这次最终只招30人的考试吸引了超过1000人报名。经过初步筛选,进入考试的学生180人左右,与最终录取者比例大约是6:1,他们将在寒假里进行笔试、复试和面试。

  笔试与高考相似,考察高中知识的掌握情况。复试与高考截然不同,南科大自主出题,考察学生理解力、想象力和表达能力。

  深圳一所重点高中的学生何凌报了名。何凌说,现时教育只是“巴普洛夫条件反射式的驯兽训练”,他被南科大提出的书院制高校深深吸引。

  在声称 “校长是配角,教授是主角”的南科大里,学生能得到老师的关注,师生间将通过论辩进行学习。10岁的山东小神童苏刘溢去年12月来南科大面试,著名物理学家陈应天对他所读之书很关心,还亲自为其买书。

  朱清时邀请来的豪华学术阵容,不但教育水平,教学观念也让中国教育圈振奋。陈应天在招生咨询会上讲了一个故事:他在国外教书时看到,课堂上如果 老师讲课氛围活跃,经常会在激烈争论中因为出错而被学生扔纸飞机,他本人授课中规中矩,不常提出有争议性的话题,竟被校方指出“纸飞机太少”。

  云南省楚雄师院老师仲联维在听了这一故事后决心为女儿报读南科大。仲联维说他很吃惊:“鼓励扔纸飞机是一种允许老师犯错、鼓励学生纠错的态度。我自己在讲课时一直小心翼翼地避免讲错,领导也是千叮万嘱让我别犯错。”仲联维说。

  尽管没有国家授予的学历证明,何凌的家长支持他这一 “合理”的选择。这位18岁的男生说:“什么是合理?如果从混文凭找工作的角度说,南科大的存在是不合理的;但如果从文化和大学精神的传承而言,南科大就是合理的。”

  放出的箭,没有回头

  有了全国学子踊跃报考行动的支持,该校迈出了朱清时所说的 “一小步”。而这一步,南科大徘徊了三年。

  从时间点来看,深圳的大学梦应中国教改热潮而生。南科大于2007年筹建,几乎与《国家教育改革和发展中长期规划纲要》的酝酿及起草时间同步。 该校2009年被国家教育部确定为国家教育综合改革试点,但在践行过程中,由于体制问题,改革试验壁垒重重。深圳市政府原本预计教育部的筹办批文可在 2008年四季度下发,2009年9月南科大即可招生办学。但实际上,踏入2011年,南科大仍未见批文。

  根据国务院1986年公布的《普通高等学校设置暂行条例》,一所新学校要获得招生权,必须满足包括大学行政人员配备比例、师资配备比例、专兼职教师比例等五大条件。

  如同过往的改革一样,深圳从市政府层面就提出了要突破常规。深圳市副市长闫小培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明:“现在来办高校,不能走过去的老路—— 先申办专科,再申办本科,再申办研究生教育。这样走,没有二十几年办不下来。我们希望在机制上有所创新,高起点,高标准,高水平,一步到位,瞄准世界一流 的研究型理工科大学来做。”

  在市政府的支持下,朱清时作出“自主招生、自主办学、再自发文凭与学位”的决定。他强调,“自授学位是改革的重要措施,不是不得已办的有缺陷的事情。”他对学生和家长说:“今后学生是否受欢迎,就看南科大的教学质量。”

  南科大的办学思路已经很明确:不要跟法律相抵触,就在特区搞先行先试。

  对此,教育部现行的班子一直没有表态。没有赞成,也没有喊停。不过,2010年5月和12月,教育部原副部长吴启迪、王湛分别率领调研组,到南科大调研教育改革试点工作,肯定了南科大的改革。

  现在朱清时已有八九成把握。“我们已经把最困难的时间顶过了。”朱清时说,最艰难的时候是刚上任的第一个月,他们提出“去行政化”。“那时候如果通知说不能这样讲,也就做不下去了。”

  南科大就像一支放出的箭,没有回头。

  南科大下一步要做的,是靠50名学生扭转社会的观念。朱清时寄望,这批受到“特殊对待”的学生将来比其他高校的学生本事都高,受到社会欢迎。如 此一来,自授学位的高校被认同,逼迫中国其他高校将工作重心从争取行政支持转到提高教学质量上来,与之一较高下。社会也逐步摸索出,需要多少这样的书院制 学校。

  破冰之后,会否春天?

  在春季开学,却不等于从此迎来春天。

  之前,朱清时曾对媒体预报:2010年底将公布一批让学术圈子大吃一惊的高端团队。但最新消息是,该高端团队最后没有聘请成功,主要原因在于南科大还没有研究生和博士生的招生权。“研究型人才来南科大必须招研究生,如果没有研究生,他们(老师)就给耽误了。”

  “我还在为这件事(研究生和博士生的招生权)奋斗。”朱清时说。

  知情人士透露,本月初,朱清时到广州与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见面。

  朱清时没有透露与汪洋见面的具体情况,只是说:“汪书记是很有改革意识的政治家。中国教育有这么多问题,大家这么不满意,有人试着一步到位建研究型大学,有什么不好?何况国外都有很多成熟的经验,中国为什么不能试?”

  按照南科大此前的改革路径,本次争取研究生和博士生招生权也将采取在特区先行先试的策略。朱清时说:“特区不能只是说说而已。我要让它变成真的(特区)。”

  考验南科大尚需时日。日前一次新春联谊会上,一名中科院老院士对朱清时说:“你们做得非常好,如果能坚持四年,你们就赢了。”按照朱清时的理解,“赢了”是指学生毕业出来受到社会欢迎。

  现时家长和学界普遍担忧的一点是,随着将来朱清时卸任,南科大会被国家教育体制大潮吞没。

  深港产学研基地副主任张克科提醒说,这要看南科大和深圳市的决心。“如果办深圳的大学,南科大一定会失败;但如果是一所办在深圳的大学,南科大 可以成功,”张克科说,“办深圳的大学,南科大很可能重蹈深圳大学的覆辙,变成一所平庸的高校。而办在深圳的大学则是借鉴国际经验,在特区范围内锐意改 革、先行先试。”

  朱清时说,南科大的声誉是跟改革措施连在一起的,将来任何的继任者都会保持这种改革精神。而且,他正在努力制定相关管理条例并上报深圳市政府通过,将南科大的运作法制化。“深圳市有决心通过这份条例。”

  从默许南科大招生看来,国家推行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心也日益明显。1月12日,中国政府网全文公布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的《关于开展国家教育体制 改革试点的通知》。国家教育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表示,改革试点争取在办学体制改革上取得新突破,着力推进落实高等学校办学自主权。

    责任编辑:自主招生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