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全国招生 > 广东 > 广东惠州试水教育去行政化 中学搞大部制

广东惠州试水教育去行政化 中学搞大部制

来源:zizhao.net 作者:自主招生网 浏览:次 2011-01-21

◆华罗庚中学实行扁平化管理,教务处、德育处、总务处等18个处室单位被裁撤,校务管理部、学生管理部、教学管理部、后勤管理部和党务工群部等5个职能部门取而代之。学校的领导班子只有6人:设校长(党委书记)1名、副校长3名、党委副书记1名,校长助理1名。
◆改革后,惠州市华罗庚中学拥有了人事管理权、自主招生权、财务自主权三方面10多项权力。比如,在人事管理权方面,规定副校长可由校长提名,报教育行政部门审批;学校可根据人事和教育主管部门的规定,聘用教师。在自主招生方面,允许学校制订优秀特长生录取程序与办法,报市教育局审批后,自主考试招收特长生。
  □南方日报记者 雷雨南方日报首席记者 梅志清
  去年10月,南方日报独家报道了惠州一中给首席教师配“秘书”的消息,一时间舆论鼎沸,各种质疑声纷至沓来:配“秘书”增加教育成本?助长教育行政化风气?广东省“两会”昨日召开,教育一直是“两会”的热点话题,特别是学校去行政化,备受社会关注。带着这个话题,3个月后,南方日报记者再下惠州回访发现,首席教师配“秘书”还只是教育改革的冰山一角。素以敢于改革、勇于创新闻名广东教育界的惠州,正在试验一场真枪实弹的去行政化改革。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惠州市委书记黄业斌、惠州市长李汝求均表示,本轮改革的目的十分明显:从体制改革入手,让教育真正回归学校。
  扁平化管理流程再造校长被科长“召集”
  在惠州教育改革的路线图中,类似政府行政机构改革的大部制改革试验首先在华罗庚中学全面试点。这所以数学家华罗庚名字命名的中学,在老省长卢瑞华的关心下建校,成立仅3年。大部制改革布局华罗庚中学,用意很明显:新学校,包袱小,改革可以轻装上阵。
  领命“试点”任务后,华罗庚中学出手果然大刀阔斧。去年9月1日,华罗庚中学打破了传统的学校管理模式,实行扁平化管理。经过合并同类项,教务处、德育处、总务处等18个处室单位被裁撤,校务管理部、学生管理部、教学管理部、后勤管理部和党务工群部等5个职能部门取而代之。学校的领导班子只有6人:设校长(党委书记)1名、副校长3名、党委副书记1名,校长助理1名。
  “5个大部部长就由5个副校长兼任,其实,我们改革是把原来的副校长‘革’掉了,变成了现在的大部部长。这5个大部直接对口服务各年级,师生成为整个学校行政运作的服务重心。”华罗庚中学校长戴立波说。
  戴立波告诉记者,经过半年试行,大部制改革带给学校的变化显而易见:首先,实行垂直的扁平化管理,减少了管理项目执行过程中的中间环节。其次,同时合并职能相近或重叠的部门,大大减少内耗提高管理效率。“但大部制最关键的一点是,学校的运转完全向年级倾斜,以前按照我们的流程,年级是整个学校行政机构中的最底层,现在,校长下面就是年级,5大部门为年级服务,让教学一线回归到学校真正的中心位置。”
  作为全省中职“牛校”,惠州商业学校也实行扁平化管理,“最大的变化是作为校长,经常直接与一线人员坐在一个平台商讨问题,很直接,很高效。”该校校长邓庆宁说。现在,惠州商校将校务工作的所有流程重新设计,由一位流程主持人召集相关部门进行某项流程的实施。“例如工学结合工作,我们就由工学结合流程来完成,主持人是原来的就业办公室主任,一位科长,当他召集会议时,作为校长,我是被他召集的,目的是需要我出面调动其他资源。”
  办学自主权学校有人事权自主招生权
  在向教育行政化开刀时,作为惠州市中小学的主管部门,惠州市教育局首当其冲的是放权,让学校拥有办学自主权。
  改革后,惠州市华罗庚中学拥有了人事管理权、自主招生权、财务自主权等方面10多项权利。比如,在人事管理权方面,规定学校副校长可由校长提名,报教育行政部门审批;教师的选用和招聘,学校可根据人事和教育主管部门的规定,在各级监督下主持考核,聘用教师。
  “以前招聘教师,都是市教育局统一组织,不仅有指标限制,还经常与学校实际需求脱节。现在无论是招有经验的老师还是招年轻老师,完全由学校根据实际需要来决定,教育局不干涉。”惠州市教育局局长陈可辉说。在最为敏感的自主招生方面,惠州允许学校制订优秀特长生录取程序与办法,报市教育局审批后,自主考试招收特长生。
  不仅如此,学校还拥有自主管理资产和使用经费的权力,在绩效工资、教育教学、教师培训、教改科研等方面,也拥有自主权。这样彻底的放权,让学校呼吁多年的办学自主权得到落地,这将根本改变中国教育“千校一面”的尴尬局面,释放学校的活力。“以前没有这些权力的时候,觉得很多事情不能根据学校自己的办学思路来设计,但有了这些权力之后,一下子觉得责任很大,压力很大,怎么用好权?上面教育局、下面老师们都在看着你。我想,公开、透明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把民主引进校园,在校园网上公开各项工作,让师生们来评说、监督,对抗各类潜规则。”戴立波说。
  教而优“退”仕名师主动要求行政“下岗”
  刚刚结束的这个学期,惠州一中语文高级教师刘烈洪作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放弃学校办公室副主任一职,专心做东江学者。东江学者是惠州一中为激励教师向名师、大师发展而设立的岗位,首批获得称号的有10名,另设“一中名师”10名。
  现代学校制度的内核是让教育家办学,而学校“行政化”饱受诟病的一点,便是“教而优则仕”,优秀教师逐渐脱离教学一线。
  为了让东江学者、一中名师能够潜心教学、科研,惠州一中在评选时特别规定:东江学者、一中名师任命后不再担任行政职务。为此,每月给东江学者补贴1000元,给一中名师补贴600元。
  正是因为这条“红线”,刘烈洪思考再三,最终遵从自己的兴趣,选择了更为纯粹的教学。“家里人很支持我,我自己也很高兴能朝专业化方向发展。校内外助手就带了十多位,还是感觉很充实,很有成就感。”
  此次改革,作为惠州最资深的学校,惠州一中就有8位主任、副主任主动要求从行政岗位“下岗”,出任东江学者或一中名师。方德兰“下岗”后非常高兴,因为他可以抛去繁杂的事务,一心一意当他的数学名师,建设他在业界已有相当知名度的“大榕树数学网站”。
  为了让更多名师回归教学有“成就感”,实现自我价值,惠州在教师专业化提升上下了一番功夫,“什么是权力,就是分配资源的能力,我们要让更多的资源向名师倾斜,让大家都想着当名师、当大师,如果这样,我们的教育质量不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吗?”陈可辉对此并不回避。
  为此,惠州市实验中学推出了教师专业化的“导师职级制”。
  根据导师职级制,“导师”集“荣誉、权威与责任”于一体,是教师在学校学术水平和相关地位的标志,更是学校学术水平的标志。对应学校的管理层次,导师分为“助理导师、学科导师、一级导师、高级导师和特级导师”五个级别,并享有与同等级别管理干部相当的各种待遇。
  “实行导师职级制后,教师就有了两条发展主线:学校管理人员发展主线和教师专业化发展主线,人尽其才,你都可以努力。”惠州实验中学校长邓凡用介绍。
  不仅如此,最近惠州还提出大手笔:今后5年内,投入1000万元,面向全市教育系统的幼儿园、中小学和中职学校校长、教师,选拔50名培养对象。通过导师带徒和自主研修相结合的方式培养,最后确定若干名“惠州市人民教育家”,进行一系列的培养。“惠州市人民教育家不仅要具有高尚的师德、现代教育理念,还要能够著书立说,在全国教育界都有影响力,我们希望5年后惠州能出两三位这样的教育家,那是我们的目标。”惠州市长助理范中杰说。

    责任编辑:自主招生办
    推荐阅读